钢铁物流的苦与乐
文/ 沈睿  2019年第12期第50页  2019-11-21

  个体钢材商小王每天每天都关注钢铁价格,这天他看到批发市场上螺纹钢3500元一吨,比以前下跌了很多,于是进了100吨,囤积在自家的仓库里。一周以后,他发现钢材上涨了不少,于是,他准备将剩下这些钢材出手。找到买家后他又找来了物流商老刘,老刘看着小王仓库里的电子吊秤说你这个秤准吗?小王狡黠地说,当然,每次都用这个秤。这些钢材就这样秤好准备装车发货。老刘看看这些钢材,一辆普通车装有些费劲,于是换了一辆改装车,装上了满满的钢材,扬长而去……

  小王看着支付宝上跳出的转账记录,拿给他老婆得意地说道:看看这一百吨钢材,用咱们做了手脚的吊秤称后磅差大了好多,再加上这几天钢材价格上扬,几千元钱就这么轻轻松松赚到手了,走,我们到商场里转转去……

  这也许是钢铁交易的一个场景,不可否认,当前我国钢铁物流这一领域发展水平还是比较低端的。国有企业相对正规,但是不乏像上面故事中提到的个体户的现象,搅乱了整个钢铁市场。我们感受到,现在全国各个地方的钢铁仓库的状况都不是很好。如果想达到营销预期,收入的主要来源在哪?只有客户。现在钢铁的行情总在摇摆浮动,当钢材市场比较好的时候,钢铁的仓储客户主要是贸易商。当钢材市场低迷的时候,仓储的客户主要是钢厂。好的时候客户就在钢厂拿货,不好的时候他就不拿了,不拿钢厂的货就堆不下了,堆不下就往外面的这些仓库去疏散。现在钢铁行业也不是很规范,贸易商在经营过程当中会采取有一些很不规范的手段,比如说磅秤上缺斤短两。所以现在钢铁物流领域即使想进行高质量的发展,但由于这种负作用的影响,使得这个行业很难实现高质量发展。然而,随着近几年国家对钢铁物流各方面的管理越来越严格,状况有所改观,如用地更规范了,相信今后这个行业会逐渐好起来。

  其次,现在用地也是很多企业面临的问题。很多地方由于城市扩张,使得原来的钢铁仓库,无论是个人的,还是地方国有企业的,都面临向外搬迁的困境。此外还有铁路专用线的问题,行业现在的收费问题造成钢铁仓储企业的投资回报率达不到预期。

  钢铁行业目前整体的信息化水平比较低。因为钢铁比如建材类的螺纹钢、盘螺这一类,仓库保管的技术水平要低一些。所以说很容易让一些个体小库房去储藏这些,全国各地一般都是这种个体小库来做螺纹钢这些东西。一些管理难度较大的品类他们很少做,比如板材这一类。

  所以,这也给人们一种这个行业整体信息化水平要求比较低的感觉,如果信息化水平提高后,也是对行业管理上的提升。目前这个行业还处于一个转型和洗牌的过程当中,时间可能会很长。因为各地钢铁物流企业感觉企业占地面积比较大,投资回报不高,而且需要大量的货运车辆,对交通形成压力,物流企业的税收又不是很高,所以地方政府对物流企业落户基本上也不是特别欢迎。

  钢铁物流如何根除超载?

  从文中的故事中,也看到个体户式的运输超载的风险难以规避。前不久,无锡塌桥事故后全国掀起超载超限大检查。对于运输中的问题,不只是源头和运输企业,实际上这中间还有一环就是政府的管理力度不够的问题,现在高速公路管理得很严格,但普通公路就不够严格。无锡这次出的问题,也是从码头或者场站,送到短途的配送站再到用户的过程中出现问题。

  据了解,从企业来看,一般的国企不会这么做,因为首先考虑是要安全,即使不过桥,在路上超载的车辆刹车距离都会变长,这就容易出现交通事故,所以国企一般不会让让车辆超载去运输。

  从钢厂到仓库或者是企业到用户的这一类的运输企业也比较规范,因为从钢厂这一方就不超载。高速公路也管理很严格。但是像70公里半径范围的这种短途配送的超载的现象就比较多。这样就形成了有的运输企业就是靠超载来挣钱。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少数车辆超载了多挣了钱,最后大家都超载,最终压低了运价。如果政府管理比较规范的话,超载就不会产生。从源头开始抓起,那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钢铁交易平台的三种模式

  现在全国的钢铁交易平台,主要有三种方式。一种就是钢厂自建的平台。这种资金平台有一定的局限性,主要是针对它自己钢厂生产的产品,那么想做出规模来比较难——别的钢厂轻易不会把自己的产品挂到他那去卖,因为他们之间还有一个竞争关系,另外其他钢厂也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真正的销售价格,所以这种模式局限性比较大。

  第二种就是纯互联网企业,有基金或者资本的介入,这种平台主要是沿袭了京东、阿里巴巴这一类的电商模式。现在这个模式也在探索中,很多的交易平台都往这方面去发展。

  第三种就是像中储“钢超市”这种模式,以中储央企的品质,中国放心库的信誉,运用智能化、网络化、供应链化模块打造商流、物流、信息流一体化运作的综合服务平台。可集钢厂、贸易商、次终端客户于平台之上,买家、卖家可实现现货交易,以方便的结算方式和最贴近市场行情的报价,实现真实的交易。

  “钢超市”具有以下三个特征:其一、“钢超市”具有供应链服务的集成基础。它不是一个简单的贸易系统,而是依托央企服务品质,发挥综合功能优势,具有全程控货、现货交易为核心的规范化管理体系和规模化整合能力。其二、“钢超市”具有构建区域钢铁供应链生态圈的强大引力。它将交易功能(集中采购、分销执行等)、物流功能(仓储、加工、配送等)以及商圈配套服务等功能进行一体化联动,以客户需求为中心,以现货交易为核心,以实体物流为支撑,搭建综合性服务平台。其三、“钢超市”平台提升了供应链服务水平和物流效率。“钢超市”不同于其他钢材电商平台,仅仅解决渠道扁平化和透明化的问题,而是突出中储特色,横向扩张覆盖了钢铁销售端整个物流环节。

  京东物流CEO王振辉曾经告诉记者,京东与中储有着多年的合作关系,关于大宗商品整体的提升和应用,京东和中储各级管理层有很多的交流,很关键的是供应链技术平台的应用。对于目前火热的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大宗商品物流,通过供应链产业平台的技术平台的应用,可以解决大宗商品在质押产品中多次质押的问题、流通效率问题等等。

相信未来,在互联网领域和传统钢铁流通服务领域,强强联手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更好地让钢铁物流降本增效,提升效率,应对行业低迷期。同时,政府对钢铁大宗商品行业的关注度以及政府对企业的政策支持,目前,我们看到相关管理部门已经加大管理力度,这样会促进钢铁物流行业更加规范和良性发展。


【编辑:editor】
上一篇:唯有活力创新来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