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的命门
文/李冰漪  2017年第04期第62页  2017-03-20

22-102_P40_RGB.jpg

  2016年是物流业收获颇丰的一年,最为瞩目的当属快递公司集中上市。这一年可谓是快递公司的资本元年,圆通、顺丰、申通、中通、韵达先后通过借壳或者美国纽交所已成功成为上市公司。处于第二梯队的快递公司也好事连连,百世、全峰等获得融资,苏宁宣布收购天天快递。快递业受到资本青睐,不差钱的快递企业可以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了。不过,在此背景下,中小快递生存日益艰难,或许快递业进入洗牌期。
快递,其实也是运输业中的一个分支,因为电商的兴起而红火起来,虽说挣的是“白菜”钱,可是好在业务量多呀,中国一年几百亿快递件,足以使快递市场这个“蛋糕”做得体量大、分量重。
几大快递企业混得顺风顺水,可以上市圈钱了,日子也好过了。然而,有些小快速企业日子过得很不遂心,有消息说,近两年安捷快递资金频频出现问题,发不出工人工资,客户源逐年流失。
资本,物流企业的命门,资金链的断裂,让不少物流企业手足无措,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看看去年的“黄历”吧,流年似乎与2015年大相径庭。2015年货运市场各类物流APP风生水起,大有颠覆货运市场趋势,受到资本青睐企业,卯足了劲儿狂奔在货运市场上,有媒体当时曾列出了近200家号称已经拿到了投资。有钱气就粗,嗓门自然就响亮。可是到了2016年,风水突然大变,流年不利,诸路资本突然吝啬起来,融不来钱的各类物流APP们似乎集体消失或者失声了。
2016年1月17日,同城货运平台“神盾快运”宣布暂停所有平台相关服务,同时旗下两公司进入清算流程,并暂停支付业务。“神盾快运”发布的公告称:“由于客户的低频使用,个性化的要求,熟人交易等原因,虽公司努力加大人力、物力、财力进行大量地推广和业务拓展,但平台数据和收入依然不容乐观。”同时神盾快运开展的大客户承运业务账期过长,业务长期亏损,“导致融资失败。”
“神盾快运”融资失利似乎给开了一个不好头,曾被视为蓝海的生鲜电商平台企业,进入2016年也处于疲惫的状态。3月7日,同城众包配送平台“最鲜到”也因融资失利倒在路上。“最鲜到”创始人陆刚表示:最鲜到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是A轮融资失败,公司账目中已无现金,目前已申请进入资产清算流程。公司将在3月清算结束后向员工公开账目详情,并积极进行资产方面的处理,争取给员工以更多补偿。此外,7月30日有爆料称:半成品生鲜O2O“青年菜君”当前首要任务就是妥善安置被遣散的员工,但是短时间内无法确保解决资金链问题,因此目前最快速的方式是选择将公司的资产、业务进行拆分收购或者是与友商进行合作,以此获得现金流。2016年8月1日,生鲜O2O“果食帮”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通知说:弹尽粮绝,选择停业。
没有新一轮的融资,无论是高举“APP”大旗也好,还是戴着“O2O”桂冠也罢,最终的结局只能是折戟沉沙。互联网+物流催生了诸多新模式,诞生了很多新企业,然而若是没有连续不断的资本注入,那也是养不大的孩子,很多会夭折在成长期。
若说公路运输,其实也有辉煌,记得2016年12月16号一组微信图片刷屏——曾经中国公路零担物流的巨头再次聚首。四位曾经缔造中国公路零担网络物流神奇的老大们站在一起,笑容可掬,但是岁月的沧桑还是不经意间的留在了每位强者的额头,曾经的辉煌有的已经落幕,曾经的神话有的还在延续,不老的老兵还在继续在行业耕耘,还在为公路零担物流的明天前仆后继。要知道四位巨头的时代,每一家企业都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华宇、佳吉、佳宇、德邦,三位来至一个曾经缔造中国零担物流传奇的佳木斯商帮,来至一个倒闭了的纺织企业——佳纺,这是一个神奇的企业,更是一个公路零担物流的孵化器。曾几何时,那时候的物流,基本属于佳纺,一个区域的代表。
记忆随着时间流逝而会模糊,曾经的熟悉变得那么遥远,倒是眼前的景物格外分明——唉,中国零担物流越来越难做了。
眼下,零担、快运、快递成为无界限的产品,跨界的多了,搅局的也就多了,产品之间的界限也会越来越模糊化,业态也就有了改变。随着资本纷纷进入零担市场,行业的潜规则被打破,竞争变得更为激烈,零担的利润也变得越发微薄起来,能否赚到钱也越来越重要。毕竟利润是企业的生存之源,没有利润员工岂不是要喝西北风!
2010年平均每件货物的运价在5元~5.2元之间,2016年货物运价值平均在6.2元左右。这也就意味着这6年之间,单件货物运价仅仅上调了1元钱。而从2010年到2016年之间,除了油价暂时是属于低价之外,几乎所有的成本都是成双倍甚至N倍的上涨。尤其的是房租,人工成本上居高不下。尽管每天零担专线的车都在跑,看似每天都有现金流,可那钱不是零担企业的,真正赚到手没有几个钱喽。
资金,企业的命门,甭管企业大小,资金链转不动了一样要寿终正寝。
韩进海运牛气吧,运力排在世界第8位,可也面临10亿美元以上的流动资金短缺,顿时也变得人穷气短。2016年上半年韩进海运亏损金额约折合人民币28亿元,共欠韩国产业银行、韩亚银行、韩国农协银行、友利银行、KB银行、韩国进出口银行等债务约计59亿美元,负债与股东权益比达到惊人的近850%。无奈之下,2016年8月31日,韩进海运宣布破产。
不只是韩进海运熬不过去破产了,浙江最大航运企业浙江远洋继韩进之后,在2016年10月25宣告破产。浙江远洋的资产总额为51.5亿元,负债总额为84.5亿元,所有者权益为-33亿元,也就是说,浙江远洋把自己卖了都不够还债的。一个船队规模在全国位居前列,由于亏损严重,引发资金链断裂而破产倒闭。
或许企业的命门有多处,但资金链断裂肯定是最致命的命门,尤其在经济下行的当下,资金链关乎企业的生死,所以,物流企业必须要有一个能够盈利的经营模式,必须要有一个稳定的资金链,这样才能行稳致远。C


【编辑:editor】
上一篇:“新零售”来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