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中国物流40年
文/本刊记者 李静宇  2019年第01期第58页  2018-12-20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国的物流也随之发生了重大变革。梳理中国经济发展的同时,如何来看待中国物流40年实践之路?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18年11月24日,第十六届中国物流企业家年会上的“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物流行业座谈会”,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会长何黎明谈了自己的见解。

物流往事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序幕,同年十一月份,当时的国家物资总局组织有关部门和地方领导赴日本考察,首次将物流的概念引入国内。
  那时,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发展相对落后,各项经济建设事业蓄势待发,而同一时期的日本物流已经从理念过渡到实践。
  “可以说,这也是我国代表首次参与国际的物流研讨活动,随后介绍物流知识的专业文章开始出现,物流专业的著作相继出版,国外专家来华举办讲座,国内的大专院校、研究机构、专家学者积极投身到现代物流理论研究和知识传播中来。”何黎明会长介绍说。
  在此基础上,1984年8月,我国第一个物流专业研究团体——中国物流研究会成立。1989年4月,由中国物资经济学会承办的第一个国际物流会议——第八届国际物流会议在北京举办。据描述:这样的国际物流会议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
  1995年中国物资流通学会更名为中国物资流通协会。这个时候正是中国物流传播知识的启蒙期,为中国物流发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同时物流实践开始起步。
  通过引进、借鉴国外物流理念,物流实践开始探索起步。1978年以后,我国实行“搞活企业、搞活流通、培育市场”的一系列改革,逐步突破“计划分配、统一定价”的管理体制,扩大企业自主权。1988年设立了物资部,推进了物资配送的专项行动,1995年,经国务院同意,在石家庄、沈阳开展物资流通和物流发展的一个重大的举措,流通和物流引导生产和消费的作用,开始发挥。
  1992年小平同志发表南巡讲话,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扩大物流外包改善物流管理,外资物流进入中国物流市场,带来先进的物流理念技术和模式。同时民营物流企业开始大量地涌现并加速地成长,国有物流企业向现代物流企业转型发展,国有、民营出现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1999年11月,国家经贸委与世界银行召开“现代物流发展国际研讨会”。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提出,“要把现代物流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产业和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
  新世纪伊始,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现代物流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开启了“新纪元”。2001年3月,国家经贸委等六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快我国现代物流发展的若干意见》,成为我国政府部门就物流发展发出的第一个专题文件。
  2004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展改革委等9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我国现代物流业发展的意见》。2005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牵头,组建了“全国现代物流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同一年3月,全国现代物流部级联席会议在青岛召开,评出科技进步奖,为物流产业确立和物流跨越式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大家共同的感受是:进入新世纪的头十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十年”。“这十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达10.45%。到2010年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到2012年,制造业产值超过美、德、日等国,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世界500强企业大部分进入中国。”在何黎明会长看来,这十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物流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都在20%左右,物流也涌现了一批做大做强做优的企业。
  2014年,国务院发布《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14—2020年),把物流业的产业地位提升到基础性、战略性高度。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新理念。同年,国务院把“互联网+”高效物流列入“互联网+”重点行动之一。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及政府有关部门,陆续出台以降本增效为核心的支持物流业发展政策措施,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强物流基础设施和网络战略,要形成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为新时代物流指明了方向。2018年国务院大督察,物流业降本增效为物流业供给侧改革创造了条件,在这一时期,资本和技术的双轮驱动是一个突出的特点。
  从2013年开始萌芽,到“互联网+物流”探索愈发成熟,物流从成熟进入高速的增长期,2017年物流企业加快进入资本市场,年内有8家企业跻身国内主板,5家在境外证券交易所上市,45家登陆国内“新三板”。上市、融资、兼并、重组、跨界整合,物流企业科技创新能力显著提高,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有效应用,现在的无车承运、挂车承运告示新模式打开了新局面。

走出新格局

  今天,我国的物流业多项指标已经排名在世界前列,论规模已经成为世界物流大国。据了解,中国的物流市场已经达到12万多亿元,这已经超出美国的9万多亿元,论市场规模已经成为世界第一。
  40年的物流发展到今天,我国的现代物流体系基本建立。从改革开放初期,第一家现代意义物流企业成立至今,全国物流相关法人单位数已近40万家。按照国家标准评审认定的A级物流企业5355家,其中代表国内最高水平的5A物流企业293家,一批综合实力强、引领作用大的龙头骨干企业加速成长,在电商、快递、汽车、链条等分类里面涌现了一批超过世界领先水平的企业。
  截至2017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12.7万公里,其中高铁2.5万公里;公路总里程477.15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13.6万公里;港口万吨级以上泊位达2317个;民航运输机场发展到229个。交通与物流融合发展,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基本成型。
  但需要直面的另一个事实是,抛开大国体量,我国的物流业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仍然较高;行业之间、地区之间物流运行能力和效率不平衡;物流供需衔接较弱、基础设施网络配套不够;物流企业和从业人员素质有待提高,物流市场治理体系和能力有待加强;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和质量变革任务艰巨。
  改革和开放是过去40年推动中国发展的一体两面,这句话套用中国物流同样适用。如今的物流形势变化复杂。国内外形势目前面临着具大的挑战,对此,何黎明会长强调说:“从国际环境看,数字经济引领创新发展,将全球经济复苏。但同时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明显抬头,贸易摩擦加剧,世界经济不确定性的因素增强,给我们市场经济带来诸多影响。”在何会长看来,从市场环境来看,对物流的供给质量和要求提出诸多的要求,企业盈利能力持续走弱,传统增长模式难以为继,多项重大环保政策陆续出台,绿色物流转型压力较大。
   从政策环境看,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行业治理难度日益增加。物流业管理涉及部门多,协调难度大,与一体化运作、网络化经营的物流运行模式不相适应。近年来,各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但存在落实不到位、推进速度慢、地方协调难等问题。新兴物流领域出现的新问题,也对物流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出了新课题。
  政策的再次收紧让物流企业不得不重新思量,经济的多重化使物流再次陷入不确定,在变与不变之间,再次处于历史交口的中国物流业,尤为重要的是总结多年开放的经验,不忘初心,继往开来。建设物流强国是新时代赋予新物流的新使命,近期需要重点突出务实推进。
  何黎明会长对于未来物流业的发展做了如下部署:
  一、围绕国家重大战略做好物流业的保障。要推进制造业强国的战略,围绕乡村战略,构建农业农村物流体系,围绕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围绕社会物流保障体系,构建符合“一带一路”建设需要的物流保障网络,积极融入全球供应链体系。
  二、顺应产业升级趋势,推进物流业与相关产业深度融合。
  三、根据市场需要,加快物流企业转型升级。鼓励物流企业通过兼并重组、联盟合作、上市融资等多种形式实现规模扩张、资源集聚。
  四、促进物流降本增效。一方面进一步降低物流税费、通行、融资、用地、审批等制度性交易成本。一方面引导物流企业调整资源配置方式和运输结构。引导工商企业优化物流成本管理,从降低物流企业成本向降低企业物流成本乃至整个供应链物流成本转变。
  五、加强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协同,科学规划物流枢纽规划,加大重点产业集群的枢纽配套,促进物流园区的互联互通。
  六、提高质量和效益为目标,鼓励供应链创新应用,要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试点示范,引导工商企业聚焦资源,协同创新,加强数字供应链和智能供应链的要求。
  七、制定智慧专项规划,开展重大智能装备科技公关等。鼓励社会资本设立产业投资基金,推动智慧物流模式创新。出台财税引导政策,解决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出现的数字化治理问题和政策障碍。
  八、发展绿色低碳物流。大力推广绿色物流技术,开展绿色物流、绿色配送、绿色仓储、绿色包装等科技攻关,支持液化天然气车辆、仓库屋顶太阳能发电等绿色装备设施应用。鼓励托盘循环共用、集装箱多式联运、挂车共享租赁等绿色装备设施共享。
  九、立足长远发展,培育物流人才队伍。
  十、提升市场治理能力。
  中国物流发展的四十年,实际就是在一个个员工、企业、政府部门的同样坚持下,用比以往更科学的、更智能的解决方式,从“摸着石头过河”到渡过风云激荡、波涛暗涌之洋面的非凡历程。
  而未来,无疑是这样一个战斗历程的延续。C

【编辑:editor】
上一篇:从企业瘦身说起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