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电商裁员 互联网寒冬将至
文/余飞  2022年第5期第44页  2022-04-26

  开年之后,王兴、张勇、刘强东、张一鸣这些受到广大年轻人追捧的互联网大佬,开始大刀阔斧的企业裁员,一时间互联网行业满城风雨。

  据相关数据显示,从今年1月份起,京东、阿里、滴滴、美团接连传出裁员消息,其中京东物流总部的裁员规模在10%左右,京喜拼拼优化比例或在10~15%,优化规模达400~600人。阿里的淘菜菜优化比例在20%左右,饿了么裁员比例在15~20%之间;滴滴更是做出了总体裁员比例20%的决定,滴滴货运整体裁员或达70%,旗下的橙心优选被曝关停。

  “曾经的那些商业豪言壮语,最终变成了一纸荒唐言。”90后的姑娘曾小弘(化名)告诉《中国储运》杂志记者,自己虽然拿下过京东最佳员工奖,但是也在优化之列,京东曾经的“不抛弃一个兄弟”,最终变成了一纸“毕业须知”,离职人数超过了1000人。“我准备暂时散散心,不找工作了。”曾小弘如释重负又似乎和命运妥协般地说道。

  电商的烧钱模式难以为继

  曾经在别人眼中充满无限荣光的“大厂”光环,似乎变成了更加遥不可及的梦想。本以为2020年疫情能够催动社区电商异军突起,然而资本监管的一纸禁令,将资本的菜篮子打翻在地,打碎了不少互联网大厂社区电商的梦想。

  2019年的互联网裁员风波中,张勇曾明确表示阿里巴巴不会裁员,给员工及时喂了一颗“定心丸”,然而这次裁员,饿了么和口碑的本地生活业务成为了裁员的重点对象。

  曾经梦想做货运、做社区电商的滴滴,在众所周知的原因之后,企业出现了巨额亏损,仅2021年第三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就达306亿元。滴滴货运除产品研发等岗位外几乎全员被裁,市场已经收缩到只有成都、杭州2个城市。

  “我是2020年毕业的,我们很多同学都以进入大厂为荣,现在我认识的10根个同学有8个被裁员了。”张晓鸥是北京一家985大学毕业的学生,她在大厂应聘失利之后,回到了老家南京,进入了一家体制内的单位工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呐。”她如是告诉《中国储运》杂志记者。

  裁员背后的融资困难

  “其实没有企业不想发展壮大,裁员都是迫不得已,而企业融资难是当前裁员的主要原因。”字节跳动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层领导韩先生告诉《中国储运》杂志记者,前两年互联网企业扎堆赴美上市,股价也一度水涨船高,但美国证监会颁布的《外国公司问责法》实施细则让众多中概股企业陷入退市的尴尬境地。受退市风波影响,阿里巴巴的股价从顶峰的319美元下跌至3月15日的73美元,这让曾认为阿里巴巴有江湖不败地位的人士大跌眼镜。

  除此以外,国家互联网平台的监管力度逐年加大,惩罚偷税漏税、严惩“二选一”“大数据杀熟”,宣告了互联网企业野蛮生长时代的结束。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到1076万人,在互联网大厂最近几年频繁裁员的影响下,高校毕业生的避险意识也越来越强烈,相比于大厂开出的诱人高酬薪,大多应届生更愿意选择一份稳定的工作。

  可以看到,大厂的光环褪去,等待考验的不只是互联网行业,也有那些源源不断的大学生。C


【编辑:editor】
上一篇:疫情下的上海供应链体系面临承压测试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