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担当国家能源安全重任问题研究
文/李烜董 王哲 高丽颖 龚淑君  2021年第5期第212页  2021-04-20

  摘要:能源安全关乎国家长久发展大计,必须高度重视。当前我国能源安全面临严峻态势,军队作为国家能源安全体系的捍卫者和建设者,责任重大,要顺应全球能源变革的潮流,积极作为,推动落实国家能源安全体系建设。

  关键词:军队;能源;安全

  能源安全关乎国家安全,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当前我国面临严峻的能源安全态势,据资料统计,2018年中国原油消费6.48亿吨,同比增长7.0%,原油进口4.62亿吨,同比增长10.1%,对外依存度70.8%;天然气进口量125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36.3%,对外依存度达到45.3%,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天然气进口国[1],过度的能源进口严重的影响国家能源安全。着眼构建中国特色能源安全体系,2014中央军委主席年习近平同志提出了“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能源战略,并且采取加强国家能源战略储备、管控战略能源开发、开发使用新能源、完善国际能源输送通道等手段积极应对国家能源安全困局。军队作为维护国家安全的坚强护盾,肩负着保卫和建设国家能源安全的双重使命,必须与时俱进,积极采取应对措施,维护国家能源安全生命线。

  一、履行时代使命,聚力能源安全建设

  新使命呼唤新职能。军队是国家的一份子,要深刻领会新时代国家能源安全观的精髓要义,坚决贯彻执行。一是认清能源地位作用。能源安全在世界资源日益紧张的局势下地位愈发凸显,世界各国争先竞夺能源生产区和控制能源运输关键通道,因能源的争夺而爆发的冲突愈演愈烈,能源安全成为国家战略制定的关键影响因素,而且现代战争中能源作为武器装备的动力源和后勤物资补给的重要部分,成为战斗力的赋能和制约要素。二是贯彻能源战略。要从国家和军队能源安全的全局去把握能源战略的“灵魂”,以习近平同志军事能源战略为指导思想,以战斗力的提升为基本着眼点,统筹新能源与传统能源协调发展,紧锣密鼓开展好军队能源领域各项建设,开创军事能源建设新局面,让军队成为国家构筑能源安全体系的坚固柱石。三是提升军队胜战本领。能战方能止战,军队只有具备打赢的本领,才能威慑敌人,保卫祖国发展利益。当前我国绝大多数能源进口依赖海上通道,没有军队保护伞的海外能源运输如同砧板鱼肉,时刻面临被人卡脖子的风险,只有军队强大起来,形成远洋作战能力,才能为能源输送提供安全保障,有效破解马六甲困局。

  二、筹划能源改革,勇立能源转型潮头

  能源变革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应紧紧抓住世界军事能源变革的历史机遇,顺势而为,认真谋划,以军事能源变革为突破口,主动占领军事竞争的制高点。一是制定军事能源战略。美国防部于2011年出台《作战能源战略》,2014年出台《国防能源政策》[2]等指导军事能源战略的纲领性文件,从减少作战能源需求、提高能源多元供应、将能源安全纳入未来战力建设三个方面筹划美军能源建设,我军应在认真分析各军事强国能源战略的基础上,认真考虑自身实际、对接国家战略、聚焦能源发展前沿出台自身军事能源战略,为全军军事能源建设提供目标和指引;二是完善军事能源法规。我国自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颁布以来,相继出台了大量的能源法律,例如《电力法》、《能源节约法》、《可再生能源法》等,军队在各个能源行业法律法规上也都有一定建树,尤其是油料行业,出台了完备的法规条令,但是目前没有出台一部综合性统领军队能源建设的法规条例,应依据国家能源法律,加快调研,征集意见,尽快出台相关规范,为新时期军队能源使用提供法律依据;三是改革军事能源机构。我军现行的能源管理机构仍主要围绕油料开展工作,电力保障、煤炭使用、电池供应等分属不同的管理机构,能源管理条状分割,标准不一,组织协调难度大,管理效率低下,难以适应多元化军事能源的发展趋势,迫切需要建立纵向到底的一体化军事能源管理机构,加强军事能源的集中统管力度,推进军事能源管理组织形态现代化。

  三、注重多元发展,升级军队能源结构

  现代战争中石油已成为作战物资消耗的首位战略资源,一些发达国家军队用油,平时消耗量占整个物资消耗量的40%~50%,战时高达60%~70%[3],为减少对石油资源的依赖,提高战场能源保障效率,我军应采取有力措施发展多元能源,改变军队能源使用结构。一是提高能源使用效率。要注重对各类能源的使用管理,强化节能意识,宣传节能文化,深入研究能源新技术,提高装备的能源使用效率,综合多手段减少部队对能源的需求,延长装备能源使用周期,提升部队作战灵活性,降低后勤前送能源保障频率,缓解能源补给压力;二是积极使用新能源。随着各类信息化武器装备和航空母舰、电磁炮、激光武器、微波武器、超高速飞行器等装备列装军队,部队对电能、核能、高密度航空燃料以及各类新能源的需求迅速扩大,单一的油料使用已经不能满足部队作战能源消耗,必须对接科技发展前沿,积极应用各类能源新技术,大力发展核能、太阳能、风能、生物燃料等,满足武器装备的用能需求,提升能源的多样化供应;三是同步装备与能源建设。能源服务装备,装备依赖能源,两者关系密切,互相影响,但是我军当前能源与装备研发脱节,缺乏一个协调机制。要建立能源与装备两者之间的常态化沟通机制,在武器装备研发中统筹考虑军事能源作战保障问题,在满足装备作战性能的同时注重能源在武器装备中的标准化、模块化建设,军事能源部门也要集中力量组织技术攻关,积极满足装备部门的能源需求。

  四、加强军民融合,协调军地能源发展

  能源资源具有很强的军民通用性。军民融合就是要通过军地能源全要素融合破除军事能源和民用能源互相间的壁垒,优势互补,共建共享,提升能源综合使用效益,推动国家能源体系高质量发展。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军民融合能源发展涉及军地两个不同的系统,必须由国家牵头,建立共同的职能机构和完善的运行机制,以建强国家能源安全体系为根本出发点,研究制定军民融合发展的战略目标、战略重点和战略举措,出台相关政策制度,统一军地能源建设的标准规范,组织军民能源融合重大战略项目合同的签订,监督各个项目的推进落实;二是协同技术攻关。能源技术是一项涉及多个学科体系的高精尖技术,科研攻关难度大,技术突破周期长,需要强有力的人力、财力、物力等支撑,经过长期发展,我国在能源领域获得很多进展,但是总体技术基础还比较薄弱,应该充分发挥军地各自的优势,搭建技术共享平台,以军队能源需求为主要牵引,以国家和军队项目资金为保障,以国家和企业科研团队为主体,军地共同合作,聚力突破技术难关,互惠军地双方;三是调整充实能源储备。能源储备是在能源供应受限后维持和确保国家和军队能源需求的重要保障,可依据国家和军队能源使用结构和消耗比例,灵活采取实物储备、技术储备以及金融储备等多种方式。当前国家能源储备的重点应以石油的实物储备为主,发挥军队油库安全、防护能力强和地方油库容量大、分布范围广的特色优势,结合国家储备需求和各个战略方向的不同威胁,合理区分储备任务,构建起结构均衡、布局合理、储备配套的能源储备体系。C

  (作者单位:李烜董:国防大学联合勤务学院;王哲:上海山恒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丽颖:北部战区总医院;龚淑君:国防大学联合勤务学院)

  参考文献

  [1] 冯建中,美军能源战略研究,[M],时事出版社,2018

  [2] 林伯强,中国能源发展报告2019,[M],北京大学出版社,2019

  [3] 中国军事后勤百科全书-油料勤务卷,[M],金盾出版社,2002


【编辑:editor】
上一篇:浅议装配式建筑技术在国防工程建设中的应用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