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I对中国绿色经济影响的实证研究
文/ 郭洁 张富利  2021年第4期第222页  2021-03-23

  摘要:为促进经济增长“高质量”与生态环境“高颜值”协同发展,本文基于熵权法先测算出中国2004~2017年间绿色GDP的综合指标,再运用单位根检验、协整性检验等计量经济学方法分析了中国2004~2017年间FDI对绿色经济的影响程度。实证分析结果表明:中国FDI与其绿色经济增长存在协整关系;FDI对中国绿色经济的影响先是消极的,当实际利用FDI金额达到一定值后变为积极作用。

  关键词:FDI;绿色经济;熵值法一、引言

  随着国家十三五规划的提出,绿色发展的理念不断深入人心。人们不再只关注经济的增长,也会更多地考虑到对环境的影响,这就引出了绿色经济的概念。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FDI的发展也随之兴起,回顾近30年的发展,中国的实际利用FDI金额从1989年的339,200万美元上升到了2019年的13,813,500万美元1。根据文献回顾,前人对于FDI对中国经济影响和对环境影响的相关研究非常地多,但是对于中国绿色经济的研究相对较少。而放开经济空谈环保或者不顾环境污染只顾经济发展的思想显然不符合现代社会的发展,这就使得研究绿色经济发展成为必然;在国际贸易来往日益密切背景下,研究FDI对中国绿色经济影响变得更为紧迫。

  二、文献综述

  目前FDI对中国绿色经济影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省份的研究。有学者研究辽宁省绿色GDP得出如下结论:FDI和对外贸易对经济增长影响很大,均存在显著的正效应[1];有学者用动态面板的系统GMM方法对河南省地市的面板数据进行实证研究的结果得出:FDI对河南省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并没有发挥正向影响[2];也有学者基于熵权法构建综合评价指标来测算广东省绿色GDP,实证分析结果表明:广东FDI是其绿色经济增长的格兰杰原因,对于绿色经济的增长具有促进作用[3];还有学者研究表明FDI对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也是正向的[4]。

  通过文献回顾可知,对于中国绿色经济影响的研究相对较少,且这一类研究多集中对区域经济进行考虑;而对于中国绿色经济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也存在差异。

  三、理论概述

  按照传统的新古典增长理论,经济长期的增长只能通过技术进步和劳动力增长取得,FDI只能影响经济短期的产出增长;然而,通过大量研究表明,FDI对经济长期增长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1]。FDI在带来资金、技术、产品的同时也会带来先进的管理经验,对东道国的经济发展、技术进步有巨大的促进作用[5]。当发达国家的企业转移至发展中国家的同时,技术外溢效应会改变发展中国家的产业结构,使发展中国家的污染现状有所改善[6]。由此,我们提出假设:FDI应该对中国的绿色经济起到的作用先是消极的;当FDI达到一定值后转为积极作用。

  四、实证分析

  1.指标选取

  本研究基于熵权法构建综合评价指标来测算绿色经济(GGDP),再分析中国FDI对绿色经济的影响。鉴于数据的可获取性,采用工业污染排放作为环境的衡量指标[7];再综合考虑数据的真实性与可得性,本文选取国家统计年鉴2004~2017年中国工业SO2排放量和工业废水排放量采用熵值法拟定环境污染指标;用中国的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金额作为外商直接投资的指标。按照公式:GGDP=实际GDP/环境成本综合指数计算GGDP数值;其值越大,则说明其一个单位环境成本带来的经济产出越大,从而表明其经济增长质量越高。

  2.数据的检验

  本文所选取的时间序列数据必须满足平稳性假设,才能进行协整检验。

  (1)变量的平稳性检验。首先,对变量取对数来降低变量的波动性,再通过Eviews9计量软件进行ADF检验法;结果如表1所示。

  表1 相关变量的ADF检验

  注:C、T、K分别表示截距、趋势项、滞后阶数;d表示一阶差分,N表示没有。

  如表1所示,在5%的显著水平下,两个变量一阶差分的ADF统计量都小于临界值,拒绝有单位根的原假设,表明两个变量经过一阶差分之后的时间序列是平稳的。

  (2)变量的协整检验。由于上述两个变量都是一阶单整序列,满足协整检验的条件;因此,可利用基于回归残差的EG(Engle&Granger)两步法对原始序列进行协整检验。如果回归模型得到的残差序列平稳,则表明两个变量之间存在协整关系。

  首先,对模型LNGGDP=β0+β1LNFDI+μ进行OLS估计得:

  LNGGDP=-3.679090 +1.064659*LNFDI+μ

  T= (-1.118459) (5.205789)

  R2=0.693096,F=27.10023,DW=0.651153

  上述回归方程的可决系数(R2)为0.693096,说明方程拟合度较高;且方程通过了F检验,各个参数估计也都通过了t检验。然后,对回归残差μ进行ADF检验,结果如下:

  表2 残差μ的ADF检验

  由表2可以看出,在5%的显著水平下,不存在协整性的原假设被拒绝,表明LNFDI和LNGGDP之间存在协整关系,意味着二者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

  接着,对外商直接投资与中国绿色经济增长的影响进行验证,用线性表示出来为GGDP=3*10-8FDI2-0.4444FDI+2*106,如图1所示:

  图1 FDI对GGDP的影响图

  由图1可知,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绿色经济的影响先是消极的;当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金额达到7400,000万美元后,变为积极作用。由此,假设成立。

  五、研究结论

  本文对中国2004~2017年间FDI与绿色经济的有关统计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得出:中国FDI与其绿色经济存在协整关系。FDI对中国绿色经济的影响先是消极的,当实际利用FDI金额达到7400,000万美元后变为积极作用;这对于今后FDI对中国绿色经济发展的研究起到借鉴的作用。C

  (作者单位:北京联合大学商务学院)

  参考文献

  [1]卢艳超. 辽宁省FDI对绿色经济增长贡献度的实证研究[D].沈阳工业大学,2010.

  [2]陈丹丹. FDI对河南省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研究[D].河南大学,2019.

  [3]宋甜,佃杰.熵权法测度下广东绿色经济受FDI影响的实证研究[J].特区经济,2020(03):101-104.

  [4]卫凯. FDI、财政支出对我国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9.

  [5]陈洪东.FDI对重庆经济增长贡献的实证研究[D].重庆大学,2006.

  [6]代星剑. FDI对中国环境污染影响的实证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9.

  [7]吴长兰. FDI对中国环境污染影响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6.


【编辑:editor】
上一篇:战疫先锋快递业商业模式差异与业财融合之道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