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新能源车渐获市场青睐
文/余飞  2021年第8期第36页  2021-07-19

  在碳达峰和碳中和的大背景下,新能源车成为了大众热议的焦点。而新能源车的销量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佳绩。

  物流新能源车的发展现状

  根据最新信息,2021年一季度我国新能源专用车累计销量1.98万辆,同比(2019年同期销量为0.39万辆)大涨约407.7%,销量及同比涨幅均创近年同期新高。

  “4倍的增量看起来非常令人兴奋,但是当前依然是燃油车的天下”,上海的黄国唯从事汽车销售行业多年,他对于新能源车的发展极为冷静,他向《中国储运》杂志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商用车销量为140.8万辆,同比增长77.4%。

  黄国唯提供的这个数据很直观地可以看到,新能源车专用车的销量在市场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换句话说,路上跑的商用车中,100辆里面都很难看到一辆新能源车。

  以重庆为例,这个西南部的直辖市,在今年共销售847辆新能源物流车,位居全国城市排行榜第五名。

  一位熟悉重庆新能源物流车市场的人士表示,重庆地区的新能源物流车中,微型面包车和微型卡车的销量最好,品牌占据前列的则是瑞驰新能源、开瑞新能源、长安凯程、吉利商用车和SRM鑫源新能源。

  “重庆使用新能源微面车型,每公里仅需一毛多。而同类型的燃油微面则要4毛多钱,一年下来,能差出2万块钱左右”,重庆一位新能源物流车的司机陈先生给《中国储运》杂志社记者算了一笔账,他表示,很多同行也已经计划入手新能源车,但他同时表示,充电桩等相关配套设施还不够齐全,这阻碍了新能源车的发展。

  实际上,重庆等城市已经加强了新能源车的扶持力度,包括在路权的开放方面,比如新能源车在机场、火车站等地方,停车免费。

  锐意泰克投资人、混合动力技术专家赵予民也表示,当前新能源车电池密度不够是阻碍新能源货车替代传统燃油车的重要原因,该专家打了个比方。一辆传统的汽油车油箱能容纳50升油,1升油能发3度电,50升油相当于150度电的能量,但是现在的能量密度是1度电相当于8公斤,150度电就是1.2吨,为了让一个电动车能够把能量存储达到50升汽油的水平,就需要1.2吨的电池,两者相差24倍。

  “这也是目前新能源车只适合城市配送,而不适合干线运输的主要原因。”赵予民认为,电动车完全取代燃油车,还有15至30年的过渡期。

  新能源物流车的研发商

  显然,新能源物流车的制造商们很清楚软肋在哪里,他们也在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

  “对于新能源汽车,司机最大的担忧就是半路没电,毕竟物流行业分秒必争,充电2小时可能就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飞碟Q2充满续航可达290km,充分利用电力能源,一次充电,满足一天跑货需求。如果需要长途行驶,飞碟Q2也能灵活应对,其充电倍率可达1C,快充至80%电量的时间只需要0.8H,一顿饭的功夫即可接着上路。休息时慢充使用家用电,成本可低至7分钱/公里。”一家名叫飞碟Q2新能源物流车的销售员何先生对于自家的产品推销时说。他告诉《中国储运》杂志社记者,新能源车的痛点就在续航问题上。他同时表示,好车价格也贵,消费者选择汽车绝大多数是会考虑性价比的。

  正当大多数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将视角聚焦在电池续航能力上时,一家名为地上铁的公司则将视角聚焦在了新能源物流车数字化平台。

  据了解,地上铁成立于2015年,专注为客户提供新能源物流车全链条服务及解决方案。通过全面构建“线下+线上”的服务平台,地上铁链接新能源物流车上下游。在上游,地上铁推进了车辆和接口的标准化,提升了制造运作效率和交付效率。在下游,该公司不断提升服务效率,加强优化基础设施布局和利用率,建立了电池资产再利用体系,加快产业链升级改造速度。

  据悉,地上铁目前累计的服务客户接近2500多家,平台运营车辆总数达到4万台,覆盖全国城市200个,全国服务场站超过8000个,接入的维修服务商超过400家,以及链接和运营充电桩近15万个。

  地上铁创始人兼CEO张海莹向《中国储运》杂志记者表示,作为城市交通基础设施中交通工具和分布式能源的重要部分,地上铁链接的资产通过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将促进城市新能源资产的高效循环使用。

  中国新能源车走向世界

  虽然说中国的新能源车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但是这并不妨碍中国制造的新能源车走向世界。

  据了解,2020年10月份,上汽大通一款MAXUS EV30车型在电动车渗透率最高的挪威,已经做到55.3%的市场占有率,成为了该细分领域的冠军。

  据挪威公路联合会(OFV)的调查数据显示,挪威在2020年全国的新车销量为14.14万辆,而纯电动车型的销量为7.68万辆,市场份额从2019年的42.2%上升到54.3%,是目前全球首个新能源新车销量占比超过50%的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挪威本地不造车,依靠天然港口的优势,他们当地对汽车的供应主要依靠进口,同时挪威政府非常追求国际化合作,这也为全球各地的新能源汽车厂商进军当地提供了一个先天的优势条件。而自主品牌上汽大通MAXUS就是其中一位嗅到“先机”的企业。

  而对于挪威来说,则致力于相关配套设施的搭建。截至2020年底,挪威已经拥有了1100个公共快充站和7500个公共慢充站,平均百公里就有2~3个公共充电站,充电站的密集极高,当地人根本不会担心找不到充电站的问题。挪威当地政府宣布,在2025年挪威将在全国范围内停止销售燃油车,只销售纯电动车。这也加快了挪威当地新能源汽车的普及,推动了绿色出行的可持续发展。

  “新能源车发展还需要多点用力,包括配套设施的建设。看似是一个车的问题,其实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挪威的新能源车发展可以给我们很多借鉴的意义。”高度关注新能源车市场的企业界人士穆建民对《中国储运》杂志社记者如是说。

  交通运输部总规划师兼综合规划司司长汪洋在2021年博鳌亚洲论坛上答记者问时说的话则代表了中国政府更为直接的态度,他表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对我国改变运输结构、实现绿色发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交通是一个能源消耗很大,也是能源污染排放比较多的行业之一,所以要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推进交通运输领域的能源结构改变是非常必要的。

  依着这样的发展思路,想必2021年下半年,新能源物流车的销量将会创下佳绩。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快递包装正在努力变得更加环保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