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运型VS撮合型,哪种模式更吃香
文/本刊记者 梁鸿宇  2021年第8期第48页  2021-07-19

  2021年的下半年或将成为公路货运资本运作大年。6月22日,满帮集团正式在纽交所上市。福佑卡车和满帮前仆后继的动作使得公路货运市场的整车运输领域备受关注,随着双方招股书的披露,包括业绩在内的一系列经营情况也呈现在公众面前。

  麦肯锡报告显示,我国公路货运市场规模居世界第一,2019年市场总规模约5.5万亿元。其中,整车运输占据50%以上的市场规模,其次为零担和同城运输,剩余市场包括快递的陆运部分。

  冷静来看,公路货运市场的平台化极大程度是科技的推波助澜,AI、5G、物联网和自动驾驶,赋予了公路货运更大的想象空间。

  营收与战略

  根据招股书数据,以承运型为代表的福佑卡车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33.9亿元、35.66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为11.83亿元,上年同期为6.72亿元,同比增长76.1%。

  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2020年,福佑卡车的净亏损分别为2.339亿元、1.158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5450万元,调整后净亏损分为1.712亿元、7980万元和4650万元。此外,2020年福佑卡车的毛利率已从前一年的-0.3%转正为3.0%。

  与此同时,满帮招股书显示,2020年全年GTV(平台总交易额)达1,738亿元,约占中国数字货运平台GTV总量的64%,订单量达7,170万单,共计280万卡车司机在平台上完成货运订单,约占中国中重型卡车司机的20%。

  哪些因素决定了二者的增长,支撑二者增长的核心引擎又是什么?我们不得不从商业模式上对二者进行对比,满帮集团属于撮合型平台,而福佑卡车则属于承运型平台。

  福佑卡车是以交易服务为核心的货运平台,旨在用科技的手段将整车运输链条中的服务标准化,最终是想实现交易的闭环,这与贝壳类似。在福佑卡车看来,其增长主要取决于托运人基数和每个托运人的平均收入。

  福佑卡车平台托运人分为两类:KA托运人与SME托运人,前者有德邦快递、长城汽车等,后者则是中小企业托运人。其中,SME托运人服务于2020年7月推出,目前发展迅速,2021年一季度贡献了10.0%的营收。

  福佑卡车的定位是履约平台——平台不仅连接上下游用户,同时把控运输过程,对交易结果负责。对此,福佑卡车创始人单丹丹曾表示,平台只有以全履约模式参与到整车运输的环节中来,介入整个交易过程,才能真正解决行业问题;交易履约平台的属性决定了服务品质,在规范了秩序的同时,构建起了市场壁垒。

  满帮针对平台上货主与司机的多元化需求,为用户提供运输管理系统、ETC、能源、卡车销售、信用和保险解决方案等一系列增值服务,构建起覆盖公路运输全服务场景的货运新经济生态。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底,满帮业务覆盖全国超过300座城市,线路覆盖超过10万条,高度密集的全国线路网,形成巨大的网络效应。线路网将中国每个地级市与其他数百个城市连接起来,并实现对百万量级的用户在不同路线上运送百万量级的非标货物进行动态编排,实现全局最优的复杂动态匹配。

  短板与策略

  撮合型平台和承运型平台作为网络货运典型的平台模式,哪种模式更“吃香”呢?

  满帮作为车货信息匹配的撮合平台,这点与58同城有些类似,通过横向扩展业务线,来最终实现平台流量变现的生意。满帮现在的业务覆盖能源、保险、自动驾驶卡车和公路货运等,其中货运又涵盖整车、零担和同城货运等。

  而福佑卡车是以交易服务为核心的货运平台,旨在用科技的手段将整车运输链条中的服务标准化,最终是想实现交易的闭环,这与贝壳类似,推行全履约参与交易环节,注重产业链的服务品质塑造。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应该说都有各自的瓶颈,撮合类平台目前仍存在着平台上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比如,撮合型平台难以避免的问题就是信息不对称。平台若没有货源审核机制,当货主虚构货源信息时,与司机容易出现纠纷。在司机端,平台只是审核四证一卡,无法直接对司机进行管控,运输质量也难以把控。此外,撮合型平台通过竞价的方式达成交易,价格波动较大。当客户货源稳定时,需要一个稳定的价格来控制成本,而价格波动则导制这些稳定的业务流失。”

  对此,承运型平台的优势在于解决了司机的管控问题。比如福佑卡车通过管理信息部来实现对司机的管理,解决了司机与货主之间的信任危机。比如与一些主要的KA托运人建立了长期联系,并且公司的营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些KA托运人。2020年,福佑卡车最大的3家托运人(德邦物流、京东物流和顺丰快递)贡献了55.8%的营收;2021年一季度,这3家托运人贡献了45.3%的营收。这同时也意味着,如果失去与这3家主要托运人的合作关系,将对福佑卡车的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为了弥补自身的短板,二者在未来都展露出了各自的发展重点。据了解,福佑卡车2020年7月开始推出SME托运人服务,既是拓展托运人基数的重要举措,同时也可以降低对KA托运人的依赖程度。截至2021年3月31日,福佑卡车平台已累计为超过10000名SME托运人提供服务。

  从此次上市募资用途来看,开发中小企业托运人成为了福佑卡车的重点。招股书披露,福佑卡车计划将本次发行的净收益,约50%用于发展与中小企业托运人的业务,约30%用于研发,其他则用于一般公司目的,包括营运资本和运营费用。

  而正式在纽交所上市的满帮集团,按照财务主要来源于其核心的货运匹配服务及增值服务两方面。此外,通过优化成本结构,满帮扣除营业成本之后的毛利率从44%增长至49%,公司的精细化运营能力进一步提升。

  对于未来,我们将拭目以待。C


【编辑:editor】
上一篇:网络货运平台未来发展须跨越四大关卡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