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因子分析的我国上市银行经营绩效实证研究
文/杜俊轲  2021年第8期第203页  2021-07-19

  摘要:2020年以来,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剧变对我国金融系统提出了更高的发展要求。作为金融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银行业能否高质量稳定发展关乎国计民生。作为行业领头羊,上市银行经营状况与银行业整体发展息息相关。本文通过建立评价模型,基于因子分析,立足投资者回报、盈利能力、资本充足度、经营健康度和流动性五个维度,就2020年前三季度A股36家上市银行的经营绩效开展实证研究,分析各类银行在经营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利用大数据红利、顺应市场层次化发展、完善普惠金融四方面优化建议,为我国上市银行提升经营绩效提供了借鉴。

  关键词:上市银行;经营绩效;因子分析;实证研究

  . 引言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年,也标志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进入深水区;同时,受新冠肺炎疫情和西方单边主义抬头等的影响,我国内外部经济形势不容乐观。银行通过经营货币使资金得以筹措和融通,在国家、企业、个人之间发挥着信用中介的职能,是金融系统三大支柱之一。作为“领头羊”,上市银行经营状况与银行业总体发展息息相关。我国上市银行能否化解不利因素带来的危机,不仅关乎银行业高质量稳定发展,还关乎国计民生。因此,研究我国上市银行经营绩效对维持金融体系稳定,促进国民经济增长等具有重要意义。

  基于上述背景,本文针对A股36家上市银行2020年前三季度的经营绩效开展了研究,以期发现业内可能存在的问题并加以解决。

  2. 文献综述

  Deyoung(1998)认为资产规模和不良贷款率是影响银行财务绩效的重要因素;Kaplan & Norton(1992)利用“平衡记分卡”模型,从财务、运营、客户和成长四个维度对银行经营进行评价;此外,杜邦分析法等传统分析法也为评价银行经营绩效提供了思路;梁彩欣,李友谊[1]从合规性、盈利性等五个维度评价了2017年粤浙两省24家农商行的经营绩效,为农商行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新思路;蒋雪柔[2]通过研究利率市场化,得到了商业银行必须保持盈利能力才能继续生存的结论;陆召众[3]基于年报数据和因子分析,分析总结出26家银行财务竞争力存在差异的成因;唐莉萍,任双倩等[4]侧重研究股份制商业银行,从资本、盈利等四方面研究了17家上市银行的经营绩效,并提出促进银行健康发展的相关建议。

  3. 上市银行经营绩效实证

  本文的实证过程为:建立合理的指标评价体系,借助SPSS软件进行因子分析,从个体和类别两个角度对上市银行经营绩效进行研究。

  3.1 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3.1.1 指标选取

  在参考了国内外相关文献,并结合银保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风险监管指标》后,本文选取了每股净资产、基本每股收益、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存贷比、成本收入比、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杠杆率、流动性覆盖率、每股资本公积、每股未分配利润、净资产收益率加权、总资产净利润率共13项指标。

  3.1.2 数据处理

  本文数据来源于各家银行披露的三季度财报。考虑到指标间存在量级等方面的差异,为使指标间具有可比性,本文进行了如下处理:

  负向指标正向化:X'=■

  适度指标正向化:X'=■

  3.2. 因子分析

  3.2.1适用性检验

  因子分析适用于KMO > 0.5且Barttlet球检验概率<0.005的情况下。本文KMO=0.602,说明变量之间具有相关性,适宜进行因子分析。

  3.2.2 公因子提取

  表1 特征值与方差贡献率

  由表4可知,提取前5个公因子可以解释80%以上原有信息,信息损失较少。

  3.2.3 因子载荷旋转及因子命名

  旋转载荷矩阵可以进一步简化因子结构。本文基于主成分分析法和方差最大化原则进行因子载荷旋转,结果如表5所示:

  表2 旋转后的因子载荷矩阵

  根据各项指标所反映的经济含义及在各公因子上的载荷情况,将Factor1命名为投资回报因子,Factor2命名为盈利能力因子,Factor3命名为资本充足度因子,Factor4命名为经营健康度因子,Factor5命名为流动性因子。

  3.2.4 计算因子得分

  根据因子得分系数矩阵,可以得到各公共因子的函数表达式:

  F1=0.332*X1+0.237*X2+0.005*X3+0.294*X4-0.121*X5-

  0.074*X6-0.017*X7-0.042*X8+0.109*X9+0.009*X10-0.028*X11-0.107*X12+0.335*X13

  F2=-0.088*X1+0.097*X2+0.058*X3-0.002*X4+0.470*X5+

  0.478*X6+0.088*X7+0.169*X8-0.140*X9+0.047*X10-0.033*X11+0.149*X12-0.284*X13

  F3=-0.064*X1-0.044*X2-0.293*X3-0.086*X4+0.13*X5-

  0.04*X6-0.003*X7+0.068*X8-0.178*X9-0.099*X10+0.445*

  X11+0.476*X12+0.018*X13

  F4=0.053*X1+0.019*X2+0.075*X3+0.103*X4-0.024*X5+

  0.037*X6-0.399*X7+0.45*X8+0.377*X9+0.009*X10-0.047*X11+0.018*X12-0.135*X13

  F5=0.042*X1-0.019*X2+0.342*X3-0.102*X4-0.085*X5-

  0.155*X6+0.15*X7-0.046*X8+0.335*X9-0.671*X10+0.228*

  X11-0.021*X12+0.091*X13

  以方差贡献率作为权重可以得到一个反映经营绩效综合表现的新因子Factor T:

  FT=(26.483*F1+16.155*F2+14.894*F3+14.756*F4+9.92*F5)/ 81.209

  3.3 实证结果及分析

  3.3.1 个体分析

  将处理后的数据代入上述表达式,计算得出各家银行因子得分,以Factor T为依据进行排名,结果如下:

  表3 因子得分及排名

  可以看出:(1)兴业银行、贵阳银行和招商银行分列综合排名前三甲。其中兴业银行在资本充足度方面表现最好,说明其承受违约资产风险的能力强,资本风险较小。但该行在投资者回报和盈利能力方面仍有提升空间;贵阳银行的盈利能力和资金流动性相对较好,但投资者回报和经营健康度表现不良,可能制约银行未来稳定发展;招商银行各项得分排名均比较靠前,良好的经营健康度和高资金流动性是其优势所在。(2)西安银行、江阴银行和邮储银行居于综合排名后三位。其中,西安银行虽然在盈利能力和资本充足度方面得分较高,但过低的投资者回报影响了银行的整体经营绩效;作为农商行,江阴银行在经营健康度和投资者回报两个方面的表现可圈可点,但盈利能力不强和资金流动性差是该行经营的短板;邮储银行的综合表现不尽人意,除资本充足度排名较高之外,其它四项因子得分均处于下游,其中尤以盈利能力为弱项。

  3.3.2类别分析

  对单个银行进行孤立分析具有片面性,有必要进行纵向对比,以考察不同类型银行之间存在的差异。为此,本文计算了各类银行因子得分均值,结果如图1所示:

  从图1可以看出:(1)国有商业银行的资本最为充足,这与其依托国家信用,商誉良好,公信度高的现实状况相匹配;在投资者回报方面,国有银行的定位要求其更注重社会效益,因此难以给投资者带来超额收益;而在经营健康度和流动性方面,国有银行明显落后于其它三类银行,应当引起管理者高度重视。(2)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流动性最好,抵抗流动性压力的能力强,表明该类银行一方面具有适中的存贷比例,另一方面具备充足的无变现障碍的优质资产;同时,该类银行的盈利能力居四类银行之首,经济效益好;较高的投资者回报、良好的经营健康度和相对充足的资本等使得该类银行的经营绩效综合表现最佳。(3)农村商业银行在投资者回报和经营健康度两方面表现最好,但资本也最为匮乏。这反映出农商行普遍存在经营规模小的问题。虽然综合排名居于四类银行末位,但作为服务乡镇地区的金融机构,农商行绩效表现仍然可圈可点。(4)城市商业银行的各项因子得分相较其它三类银行波动更小。但该类银行前三季度盈利能力和投资者回报水平欠佳,结合样本中城商行的地域分布特点,推测是受到上半年疫情影响,效益水平有望逐步回升。

  图1 因子得分折线图

  4. 结论与建议

  综上所述,本文的研究结论为:分类而言,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商行正逐渐成为银行业效益新的增长点。国有银行和农商行稳中有进;个体而言,兴业、贵阳、招商三家银行表现出色,但贵阳银行需格外注意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是否处于合理区间;西安、江阴、邮储三家银行需要警惕经营中存在的投资者回报低、资本匮乏、流动性不强等问题。同时,由于银行业让利仍是长期趋势,未来上市银行业绩可能会存在一定分化[5]。

  针对上述问题,本文提出四方面建议:(1)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激发银行内生活力。相较于其它三类银行,国有商业银行在许多方面的发展隐有落后之势,这与国有银行体制固化,片面关注金融规模增长有关。因此,国有银行应坚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鼓励创新,吸纳高素质金融人才,学习借鉴国外先进银行发展经验,运用自身在资本和地位上的独特优势,积极适应现代银行业发展趋势,焕发国有商业银行的内在活力。(2)顺应金融市场层次化发展,满足客户差异化需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不断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国内金融市场日益成熟并呈现出不同层次。作为金融机构,银行业需顺应这一现状,着眼于国内外经济发展趋势,立足国家政策,适时调整经营策略,提高自身满足传统和现代金融需求的能力,以适应日趋差异化的客户需求。(3)利用大数据红利,提升经营水平。万物互联时代,互联网+金融等新业态不断涌现。银行业应充分利用大数据红利,搭建云上平台,打破时间与空间限制,扩大业务范围,创新服务方式;同时,银行也可以组织专门的信息技术人才,运用大数据对资金流动、负债水平等进行量化评估,使资产监管更具科学性,营运水平更具效率。(4)深耕乡镇地区,推进金融普惠。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增长,农村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广大乡镇地区的经济潜力日益凸显。因此,自“十三五”以来,我国在顶层设计高度不断强调普惠金融的重要性。作为直接落实者,银行应通过提高网点覆盖率,降低小额贷款门槛,推出多样化投资组合等方式,使金融服务惠及广大农村和乡镇地区,以扩大自身知名度,积累良好商誉,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C

  (作者单位:天津外国语大学)

  参考文献

  [1] 梁彩欣,李友谊.基于因子分析法的农村商业银行绩效评价——以2017 年广东省、浙江省农村商业银行年报数据为例[J]. 国际商务财会, 2019(8):34-37

  [2] 蒋雪柔. 利率市场化对我国商业银行盈利能力的影响研究——基于对12家上市银行面板数据的分析[J]. 现代营销, 2020.8:254-255

  [3] 陆召众. 我国26 家上市商业银行财务竞争力的实证研究——基于因子分析的视角[J]. 经济研究导刊, 2019(18):74-79

  [4] 唐莉萍,任双倩,鲁颖,申华. 我国商业银行经营绩效的实证研究——基于因子分析法[J]. 现代商业, 2020.9:125-126

  [5] 谢忠翔. 银行三季报看懂了吗?为何增收不增利?[Z]. 券商中国, 2020.11


【编辑:editor】
上一篇:新经济地理视角下粤港澳大湾区金融结构优化路径探析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