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医改增强医药物流市场活力
——专访天士力控股集团物流总监徐伟
文/ 本刊记者 李冰漪  2019年第03期第40页  2019-02-20

  随着医药改革的推进,医药流通企业也在不断提升与变革,那么,对于当前行业的问题,医药流通企业有何看法与举措?为此本刊记者对天士力控股集团物流总监徐伟进行了专访。
  
医药物流领域现状
  徐伟认为,就中国的医药物流领域而言,主要有八个特点:
  一、医药物流是受国家医药行业政策影响较大的行业,管控很严。特别是仓储环节,比如GSP认证,比如两票制等。
  二、我国医药物流行业集中度还是较低的,前三位的医药物流企业——国药,上药,华润仅占中国医药流通的30%~40%,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如美国的占比——美国前三家占70%到80%,所以,医药物流效率较低,成本较高。
  三、我国的医药流通和医药物流没有完全分家,往往都是流通企业兼做物流,特别是仓储环节。比如有国药上药等大型流通企业。纯三方的医药物流企业如仓配一体较少,由于这种现状,所以流通企业的三方物流往往做起来很吃力。
  四、我国医药物流目前的监管还是有点多头管理,比如仓库管理归口药监部门,而运输环节又归到商务部。客观上未能形成一体化的管理,换句话说没有从整个医药物流供应链的角度进行全面的端到端管理和监管。多头管理,会造成监管缝隙。
  五、目前来看,医药物流的监管还是属地化管理为主,没有形成全国范围内的行业管理,基本上还是以地方区域为主进行监管,所以造成了区域的差异性。而且,一个公司要在当地做业务,必须先在当地成立子公司,而不是分公司,客观上加大了企业运作成本和难度。
  六、目前来看,医药行业的物流现代化技术程度很是很高的,现代化物流设施设备,比如无人仓,货到人等新技术应用广泛;医药物流技术现代化程度仅仅落后于烟草行业。但同时,客观上造成了物流运作成本较高,特别是跟外部三方物流对标来看,这样客观上影响了这些医药流通企业三方物流的价格竞争力。
  七、物流现代化程度和符合要求的仓储面积,分布不均衡,东部多于西部。同时,需求不均衡,东部发达地区合规仓库普遍不够用,而中西部却资源闲置。
  八、总体而言,医药物流目前还是以点和线的模式运作,未形成网络化运作模式。
  对于目前医药物流行业内专业的药品流通企业和第三方物流企业并存的现状,徐伟表示,应该说,医药流通企业的物流跟社会三方物流企业各有各的优势和劣势。对流通企业来讲,他们对药品存储和配送的质量会普遍较高,对药品较为了解,对行业政策理解到位,但成本较高,因为他们是企业物流,物流是为药品流通(采购和销售)服务,他们盈利靠的是药品的周转率。而社会化物流成本相对较低,因为他们是物流企业,他们只做物流服务(仓储和配送),他们是中立的三方物流服务企业,所有他可以拉到更多的客户入驻;而流通企业的物流,由于其既做商业又做物流,其定位就很难中立,所以他的对手企业一般不会入驻;但一般而言,社会化三方物流对药品知识和行业政策了解相对较少。
  此外,第三方物流企业服务好甲方企业就是要服务好甲方的客户,比如医院。服务好医药客户并不容易,因为目前医院还是很强势的。要想符合客户要求,除了自身实力外,就是要构建客户导向的服务理念和意识,想客户之所想,急客户之所急,明确服务内容,超出客户期望。物流是一种服务,无形产品,很难标准化,因人因时因地而已,因场景而不同。
  而且从未来来看,有些流通企业由资金的压力,会逐步转型成物流企业,只做物流服务,不做销售;同时,医药物流市场会逐步放开,允许第三方物流企业进入,特别是三方GSP仓库的认证取消。流通企业和物流企业可以强强联合,比如仓库运营外包,运输外包等。

医药物流行业难点与措施
  徐伟表示,“两票制”施行后,总体效果不错,主要是打击了过票行为,缩短了流通环节,提升了效率,降低了综合成本。以前需要开N次发票,经过N次交易过程,客观上推动了药价的高企。现在从厂家到医药或者连锁终端,中间只能开两次票,大大减少了中间环节,大大缩短了流程,提升了行业效率。未来会逐步向一票制模式转型,这将进一步缩短流通环节,使得整个链条更加短平快,进一步提升效率。
  而对于疫苗类药品的一票制的改革,徐伟认为,应该说,疫苗类药品一票制改革方向是对的,效果是不错,虽然有长春疫苗事件的出现。一票制客观上要求生产厂家对药品的质量负全部责任,而且厂家作为供应链的链主,它有责任组织和整合整个供应链条,确保药品的安全可追溯。
  针对目前业内感受到的医药物流的难点,徐伟总结说,就目前来说,医药物流行业有八个难点:一、医药物流资源不均衡,特别是三方GSP仓库资源;二、鼓励三方物流的政策需要突破,特别是仓库认证;三、医药物流管理的政府部门归口不统一,比如仓库归到药监局,运输配送归口到商务部等;四、医药物流市场较为分散,尚未形成规模优势;五、医药物流市场外包的意识不够,都喜欢自建物流,这不利于三方物流市场的形成,不利于成本下降。六、医药市场政府监管的思路需要突破,需要进一步简政放权,哪些该放开,哪些该管住。七、医药物流市场基本还是与条块分割管理为主,客观上不利于统一的全国物流网络的形成,造成医药物流整个链条被人为割裂,发挥不了规模优势和集成优势。八、作为医药物流和供应链的“链主”——医药工业尚未发挥真正的“链主”作用。目前工业还是受制于医药商业,特别是医院在这个医疗市场中处于绝对主导左右。
  当然这八个难点也是互相影响作用,交织在一起的。要解决这些难点,需要系统的方法,持续地推进。徐伟认为,应该说,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措施出台,比如医院的医药分离,零加成等措施,在逐步弱化医院对药品的控制力度;国家取消了GSP/GMP的认证制度,改为注册制度;国家发文鼓励跨区域运作,允许跨区域的公司在各地设立分仓;同时,疫苗事件触发的药品法修改,加大了医药生产企业的责任,明确了其在整个药品供应链中的主导地位。
  徐伟表示,相信随着医改的推进以及医药行业市场的放开和开放,医药物流市场会越来越健康,越来越有活力。C

【编辑:editor】
上一篇:为用户健康保驾护航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