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快递 累并快乐着——京东快递小哥王超
文/徐翔  2022年第6期第54页  2022-05-27

  王超是个00后,今年22岁,老家在黑龙江漠河,2019年底,他来到天津。他说让他留在这里的原因,是他的女友。他和他的女友非常的相爱,他的女友是一位大学生,有的时候还会跟着他一起体验下送快递的生活。他的工作十分繁忙,我在电话联系了他五次之后才得以敲定采访的时间,一场春雨后的早晨,我和他坐在麦当劳的一角,聊了一个钟头。

  《中国储运》:这段时间这么忙吗?约了五次都没时间。

  王超:前段时间天津疫情严重,快递发不进来也出不去,很多快递都堆积了,这段时间疫情好转,都在处理前段时间挤压的包裹,所以没有时间,真的很抱歉。

  《中国储运》:你来天津已经两年多了,当初为什么要从事快递这个行业呢?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又累又底层的活。

  王超:我认为这是一种偏见,我并不认为快递是一种矮人一等的职业,现代人的生活离不开快递,而快递需要我们配送人员,有什么问题我们还可以帮助解决,快递小哥是被大家所需要的一个群体,怎么可能是矮人一等呢。而且我们快递小哥赚的钱并不比白领要少,只要肯干。

  一开始来天津,纯粹是为了女友,她是吉林人,也算是东北老乡,但是她全家都在天津,因此不愿和我浪迹天涯,既然不愿浪迹天涯,那我就来陪她吧。

  刚来天津的时候,我就进入了快递行业,到现在为止,没有换过工作,客观上来说,我是中专学历的外地人,在天津找个合适的工作不容易,而且我天性比较自由散漫,那种饭店、商场的工作并不适合我,干快递能接触形形色色的人,交到很多朋友,这是我喜欢的。

  干快递两年多,我并不觉得累,不是有句话累并快乐着吗,我的心情一直很愉悦,而且由于我的工作很出色,去年底还多发了一笔奖金。

  《中国储运》:你在干快递的两年多里,是否有印象深刻的事情吗?比如见义勇为什么的。

  王超:见义勇为的事情倒是没有,现在社会治安很好,但是看到客户的一些小事情需要帮忙,能帮则帮。

  比如在我的辖区有一位96岁的老太太,家里住在3楼,腿脚不利索,常年不下楼,子女来看他比较少,她的子女就常常给她点外卖,买快递。有一次我负责给这个老太太送快递,简单的交流后,知道了她现在的这个状态,我就告诉她有什么事情能够帮忙的都可以打电话给我,后来,她要买什么药,扔个垃圾什么的不方便,她都会打电话给我,我去帮她做点事情。

  《中国储运》:你认为干快递是长久之计吗?为啥不去考虑别的工作呢?

  王超:干快递的确也不是长久之计,谁也不愿意一辈子送快递,人总要往上攀登。但是疫情这个情况,在天津这样的大城市找工作也并不是那么容易,之前有的同事去餐饮,刚去两个月餐饮倒闭回来又继续干快递,还有的跑去送外卖,为了赶时间出了车祸,一年到头赚的钱全搭进去了。

  虽然我只有22岁,但是我觉得人不应该瞎折腾,属于你的机会没到,你就安安心心的呆着,那些看似是机会其实都不是属于你的,你得知道自己能够接受什么,不能够接受什么。因此,我觉得这两年踏踏实实的干快递,看起来不思进取,到头来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中国储运》:你今年的愿望是什么?

  王超:给我女朋友买个包吧,买个好点的,可能要花我三个月的工资,再过两个月,就是她20岁的生日,这么美好的年纪应该配一个好包。回头你帮我参谋参谋,你是个文化人,懂得比我多。


【编辑:editor】
上一篇:减员不减力 一个物流人的战“疫”故事——中通云仓江苏云配仓经理孟攀龙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