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期盼着什么?
栏目主持/陈祥森  2018年第11期第34页  2018-10-22

  今年以来,追缴企业欠缴基本养老保险费使一些企业陷入困境,虽然国务院制止了清缴,但仍给中小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蒙上了阴影。在高税负下企业期盼的是什么?为此本刊编辑部邀请把酒临风、夜雨观澜、金玉其中做客“深度”栏目,深度探讨这个问题。

企业社会保险费高吗?
  专栏小编:三位专家好,欢迎做客“深度”栏目。近来税务部门成了热点,我们企业界关注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自2019年1月1日起,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这个《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被解读为长期按最低标准申报社保的企业、拒交社保费的企业、建筑等行业的一些从业企业,需补缴未足额缴纳的部分,而且多个地区也发文要求追缴,不少中小企业因此陷入困境。虽说现在国务院已经制止清缴,但这也引发了不少企业的担忧,尤其是在当下的宏观经济形势下,无疑会使企业运营难上加难。对此,三位专家你们是怎样考量的?
  金玉其中:我先说说近日的热点新闻,前一度沸沸扬扬的范冰冰阴阳合同偷逃税款终于被查证,有了“实锤”,将追缴范冰冰税款、滞纳金、罚款共计约8.84亿元,且须在规定期限内缴清。由此看来税款是逃不掉,躲不掉的。那么,把基本养老保险费等交由税务部门征收,这本身就带有强制性,尽管国务院要求有关部门要派出督查人员督查地方工作,绝不允许自行调整和集中清缴,但早晚是要缴清的,躲过当下的“初一”,还能躲过明天的“十五”吗?当然,清缴养老保险费企业员工高兴,老板却是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缓缴不等于不缴,那么今后如何清缴需要有关部门商讨出一个办法。
  把酒临风:欠缴基本养老保险费的大多数是中小微企业,我觉得他们并非不愿意清缴,而是拿不出这部分钱。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医疗保障局五个部委联合会议,确定将在今年12月10日前完成社会保险费转税务部门征收的交接工作,明年1月1日起,社保费改由税务部门全责征收。自这个决定公布后,全国税务局掀起一轮追缴热潮,“你不缴社保,你补缴社保。你不补缴社保,严厉打击到你无处可逃”,这是黑龙江等地社保追缴红头文件里的措辞。如此严厉,企业能有好果子吃吗?在国务院制止清缴前,已经有一些企业停产关门。
  夜雨观澜:有媒体报道说,常州裕华玻璃拖欠社保费,2017年其与社保部门达成协议,共需要补缴员工社保201万元,每月缴款5万元,预计三四年缴清,直到今年6月,这个协议仍在正常履行。自6月24日中央环保督察组来此巡视后,裕华玻璃就再也没有恢复生产。厂长李良大说,当日上午不到10点,督察组的两名工作人员来到工厂,在厂区的锅炉等处拍照留证,并查看了公司的环保手续等文件。他们态度很好,说我这44年的老厂很不容易,又说有些地方要整改一下,也没说要停工。6月25日,常州市环保局开出的查封决定书,决定从2018年6月25日起至2018年7月24日予以查封。如果裕华玻璃阻碍执法、擅自损毁封条、变更查封状态或者隐藏、转移、变卖、启用已查封的场所、设施、设备等,环保局将依据法律法规提请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你们看,企业这样的结果还能清缴社保费吗?显然不能。
  专栏小编:从社会上的反映来看,大家对社保缴费看法不一样,企业界意见最大,对于他们来讲,原来缴的各项社保费已经很难了,现在更难,税务部门搞清缴,无疑在逼着企业破产清算。现在,社保费到底高不高各方看法都不一样,税务部门和小微企业意见相左,接下来又怎能保证清缴呢?
  金玉其中:情况确实如此,譬如政府部门的看法是:为什么国企很少提意见?说明国企相对规范。《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说,中国目前只有27%的企业社保缴费基数是合规的,15.8%的企业是按固定工资缴纳,按缴费下限缴纳的企业占比为31.7%。就是说,我们表面税率高,实际负担没有那么厉害。靠少缴社保费损害员工利益,也不是企业长久生存之道。如果企业担负不了这些成本,那么企业经营肯定有问题,能否生存下来都是未知数。
  夜雨观澜:在中国企业有国企和民企,国企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的程度高,大机器生产,用工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不高,而民企很多都是劳动力密集型,没有国家投资,自己找饭碗已经不容易了,特别是小微企业,利润率那么薄,用工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又比大企业高很多,如果按照现行的规定缴,那只能裁员或关门。实际上各地确定缴纳社保的工资区间对小微企业来说是偏高,他们本来没那么高工资,按偏高标准缴社保,根本没能力。
  把酒临风:有两组数字,一组来自世界银行前两年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在不含增值税的情况下,中国企业的税费负担(税费额/利润)是67.5%,在190个经济体中排第131位,对比起来,美国是44%,瑞典是49%,德国是49%,印度是61%,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平均为34%。我们税费中的社保费占企业利润的49%,美国是百分之十几,瑞典是高福利国家,也只有35%。第二组数字是关于社保的,中金公司测算,明年社保征收交由税务部门进行后,如果缴费基数完全规范化,同时也不降低社保费率,征缴收入可能增加7000亿元左右,其对整个上市公司的影响是盈利会下滑3%,民企上市公司利润下滑约8%,中小创新公司利润下滑约9%。很多民企利润很少,已经在走钢丝,风再大点真的就会被吹下来。
  专栏小编:如此说来企业税费偏高,社保费的标准更高,对于偏向于劳动密集型的民企来说,无论税收还是社保,足额规范征缴至少目前不现实,硬要清缴,很可能会倒闭一大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所以必须要从长计议。
  把酒临风:降低小微企业社保费率损害员工利益,这个办法行不通。我看只能从其他税赋上减免小微企业的税负,让小微企业总成本维持在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水平,毕竟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才是吸纳就业的主力军,在促进经济增长、增加就业、科技创新与社会和谐稳定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夜雨观澜:提到民企,是中国的一大痛点,民营企业与国企起点和政策扶持等都是不同的,技术、资金什么的更不用提了,竞争中处于劣势,发展的土壤贫瘠,举步维艰,可以说市场上民营企业绝大多数是以小微企业的形式存在,中小微企业是世界各国、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力量,因此要想经济发展,带动就业和稳定民生,必须给民营企业喘息,给予小微企业支持,保护市场的公平和自由竞争,才能国富民安。现在国企日子比较好过,其实这也是件好事,可为国家做更大贡献,可多划拨一些国资充实社保。社保充实了,就可以把社保费率降下来,这不就帮助民企了吗?所以我想,国企民企在不同的时代是有办法形成互补的,不是对立关系。
  专栏小编:据许多机构测算,社会保险的征收转至税务部门统一进行后,企业与个人将补缴共计近2万亿元,这个数目巨大会对企业产生很大冲击,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多为企业着想,千方百计来稳定企业,稳定市场。
  金玉其中:在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要求把已定减税降费措施切实落实到位,确保社保费现有征收政策稳定。同时,还要求有关部门要抓紧研究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后社保费率降低等问题,与征收体制改革同步实施,在当前宏观经济大背景下,无论如何不能增加企业负担,影响企业和市场预期。另外,目前全国养老金累计结余较多,可以确保按时足额发放。

减税还有空间吗?
  专栏小编:9月1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要进一步激发我国市场活力,一个关键举措是要加大简政减税降费力度。要把减税降费措施切实落实到位,对落实情况开展检查核实,决不允许拖延和打折扣,决不允许自行其是。在中央大力推进企业降费减负大背景下,我们企业的感觉如何?
  金玉其中:应该说企业感受到了减税的力度。譬如格力电器,2015年以来,格力电器享受高新技术企业减免企业所得税、购置专用设备抵免企业所得税等各项税收优惠政策减免税收总额就达到了41.94亿元。在营改增中由于打通了上下游的抵扣环节,所有的不动产建设、安装费用都可以纳入抵扣范围,2016年,增加的进项抵扣税额少缴税金达到近4亿元。董明珠表示,近年国家推行一系列改革,采取了一揽子措施全面推行减税降费,确实力度很大,我们都强烈地感受到了。目前,一些企业由于体量大,纳税额也相对较多,认为减税的感觉没那么强烈,但客观地说,总体上税收负担是呈下降趋势的,对企业创新发展推动的力度也很大。至于一些小微企业在这种普惠式的减税中,肯定感受到的好处要比我们强烈得多,而且小微企业还有很多其他的减免税优惠政策。
  把酒临风:复旦大学韦森教授在第三届野三坡中国论坛演讲时说,企业都反映说2016年营改增后自己企业的税负实际并没减,即使按照2017年财政部发布的2016年政府财政收支情况的新闻稿的官方数字,2016年完成营改增后,全国的增值税增加了30.9%,营业税减了40.4%,但2015年增值税为3.11万亿元,营业税为1.93万亿元。照此计算,2016年营改增后,税务部门也净多收税近1800亿元。财政部的巡视员在2018年1月25日在财政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去年政府为企业累计减税3万亿元,但2017年全年全国税收同比却增加了10.7%,2017年的GDP增速只有6.9%,即使考虑GDP平减指数,政府整体上减税了吗?又减税到哪里去了?今年3月份,《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说,政府全年要为个人和企业减税8000亿元,但是今年上半年,国内增值税、消费税、企业所得税都在快速增长,分别增长了16.6%、17.4%、12.8%和20.3%,而同一时期GDP却只增长了6.8%。这能说有减税?
  专栏小编:降低企业税负是党中央和国务院制定的大政方针,但是我们的财政收入和税收还在高速增长,这说明减税降费的国策并没有真正得到落实。对此,你们是怎样看的?
  夜雨观澜:我们年年讲减税,从2016年6月起到现在,国务院曾经派了18个督查组到各地进行减税降费的督查,围绕“全年为企业减负万亿元”各项减税降费政策的落实措施,进行督查,扎实促进问题的整改。以至2018年9月5日,国务院第七督查组还到长春召开座谈会,继续督查为企业减税降费的落实情况。应该说,李克强总理和国务院已经为企业减税降费尽了最大努力,但是事实却是,2017年全年和2018年以来,政府的各项税收都在高速增长,今年甚至各项税收都以超过GDP增速两倍以上增速在增长,问题到底在哪里?
  金玉其中:尽管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确定了为企业减税减负的大政方针乃至可以说是基本国策,但是中国的税收和政府的财政收入还在高速增长,这也不能完全责怪财政和税务部门。他们确实在尽职的工作。国务院说要减税,并且每年制定具体的减税总量的目标,但在实行营改增之后,尤其是在电脑互联网的增值税发票的制度安排下,企业每销售一笔产品,都要开增值税发票,而且你不开都不行,因为下游买方还要抵扣进项税。在此情况下,每笔交易都要按国家的税法和条例的税率标准进行征税,税务部门又不能任意打折不收或减收,所以税收增长是一个自然结果。
  专栏小编:再有一个问题,我们总是喊减税,那么减税的空间在哪里?
  把酒临风:目前中国有没有减税空间?有官员可能会说,目前中国地方政府的负债这么大,财政收入增速整体这几年都在下降,政府财政支出又减不下来,财政赤字在扩大,政府哪有减税的空间和可能?去年中国的财政赤字按官方的统计是当年GDP的2.8%,不算太高,即使按有关部门的估算,加上各种隐形支出和隐形负债的支出实际上可能已经达到3.8%,但与其他国家比较起来,我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仍不算太高。政府负债,即使加上最近两年暴露出来的地方政府隐形负债,大致也不会超过目前GDP的54%。美国联邦政府的负债都超过GDP的128%了,日本政府的负债都超过了GDP的245%了,他们都还能减税,我们就不能减税,就没有减税空间了吗?显然我们减税还有很大空间。
  夜雨观澜:这几年,政府的负债虽在增加,但财政存款也在不断攀高,尤其是积压在央行国库中的库底资金在增加,财政部每年6、7月份都会发文,促使各级政府部门加快花钱。譬如,今年5月4日,财政部又发布了《关于加强地方预算执行管理加快支出进度的通知》,敦促一些政府部门要加快财政支出,快点花钱,这能说政府没有减税空间吗?截至到2018年7月30日,中国政府的财政存款仍在4.5万亿元左右,机关团体存款则达到了28.3万亿元,两项加起来达到了32.8万亿元。另外,东吴证券研究所的一项最新研究也发现,尽管国务院多次下文,李克强总理也一再强调,自2015年起,各级政府要逐渐清理乃至取消财政专户,尽量把政府财政存款放到央行国库中,但实际上这两年,各级财政部门的财政专户中的存款不但没有减少,而且相对于存在央行国库中的财政存款比例还在增加。我们政府的财政存款目前超过4.5万亿元,各种吃政府财政饭的机关团体存款达到28. 3万亿,整个政府存款达到了32.8万亿元,世界上有一个政府有像我们政府的日子今天这么好过的吗?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就没有减税空间吗?那企业呢?看看中国企业都到了什么样的状况?大量企业亏损,一批企业面临破产清算,为什么为企业减税就这么困难呢?
  专栏小编:其实这也正是政府部门改革的内容,精简机构、依法行政、提高效率,真正为企业服务、办事。
  夜雨观澜:中国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但很多老的行政性的、运动式的工作方式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正是因为如此,才出现了很多好心办坏事的现象。比如说环保,本来是利国利民的举措,但是上头一声号令,下面就一刀切地执行,而且层层加码。很多地区的很多工厂一夜之间被迫关门,直接导致了经济活动崩盘式的下降。所以政府施政必须要守法、合规,如果为了实现一个政策目标无视任何法律法规,后果不堪设想。简单粗暴的做法,可能会引发一场新的经济危机。
  金玉其中:从大环境上看,目前民企遇到了很多困难,这可能也是整个国家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的阵痛。过去粗放增长,高杠杆驱动,产能过剩严重,环境也破坏得厉害,所以要搞供给侧改革。改革总是有代价的。上世纪90年代末国企改革,淘汰落后棉纺锭1000万锭,分流安置下岗职工120万人,但到了2000年整个行业扭亏为盈,民企成为主力军,中国入世后纺织出口全球第一。现在的环保风暴也正像当时的那种情况,大浪淘沙,挺过来的民企未来一定很美好。
  把酒临风:现在情况与上世纪90年代大相径庭,没有可比性。今年上半年,全国的民营工业企业的利润总额累计同比增速降低了25.3%,外商和港澳台工业企业利润的增速也下降了5.2%,中美贸易战又在开打,国际国内经营环境在恶化,各类企业的经营状况在恶化,企业的亏损面在大幅度上升,亏损额也在大幅度上升。在这样的宏观经济格局中,政府的税收收入和各项财政收入却在猛增,还要企业补缴近2万亿元的社保,中国的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还怎么生存下去?所以,深化改革必须从政府部门下手,企业期盼大刀阔斧地减税,让企业,尤其是民企在宽松的营商环境中生存、发展、壮大。
  专栏小编:当前,我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国内经济面临新问题新挑战。中美贸易战成为影响我国经济平稳运行的最大不确定因素,国内一些潜在风险释放和企业经营、生存困难问题需要引起重视。面对这一系列严峻挑战,唯有加快改革开放步伐,进一步释放内需潜力,不断增强经济发展活力和内生动力,才能有效应对各种风险挑战。今天我们的谈话说出了企业的期盼,我们真希望政府的深化改革能够实现企业的期盼。好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感谢三位专家让我们分享了你们的观点和看法,我们下期再见。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心中有个目标,前进才有动力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