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化与市场化
文/林木  2019年第02期第32页  2019-01-16

  “一带一路”建设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难得的契机,但也充满了风险。去年,马来西亚方暂停我国价值1600亿人民币的西岸高铁建设项目之后,又暂停中国的三个项目。有专家分析认为,自从马哈蒂尔上任马来西亚总理之后,就不断暂停和中国之间的合作项目,马来西亚方属于单方面违约,应该赔偿违约金。不过,直到现在这笔违约金咱们也没见到。
  要说马来西亚也是个市场经济体制的国家,也是个法治国家、法治政府,奉行的也是契约精神,既然毁约了那就要按着规矩来,该赔多少违约金就赔多少,一国政府总要讲契约精神嘛。
  契约精神是市场经济的灵魂,尤其是政府部门更应该模范践行,这才是治国之道。然而,当下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并不完善,有违契约精神的事情我们国人经常能看到。前些日媒体就报道了一件奇葩事情:江苏盱眙县法院拍卖房产被指内定,媒体报道后举报人遭禁言。
  2018年7月,金先生参加了盱眙县法院的一场网络司法拍卖,最终以526万元,高于拍卖价1万元拍得位于盱眙的一处厂房。让金先生意外的是,一个小时后,他接到一个神秘电话,电话那头自称是季总的人告知他,他不应该买,因为这次拍卖的厂房及土地是内定给这位季总的。金先生没有理会,而是在规定时间内缴齐了款项,可几个月下来,交接手续一直无法办理。不仅如此,盱眙县法院还“依法撤销”了此次拍卖,理由是,评估报告中将有证房产按无证房产来拍卖了。
  对于盱眙县法院方面所称的“依法撤销”,律师认为,网络司法拍卖是法院自主拍卖具有公权力性质,法院对拍卖负有法定责任的,比如对拍卖标的物进行尽职调查,瑕疵披露这些义务,法院如果没有履行这些义务就应当承担瑕疵担保责任。
  事情最终结果是金先生得到了赔偿。金先生说,现在法院定了两个规矩,一个就是不准接受任何采访。第二是不准讲出任何赔偿的事情。对此,有媒体不禁问道:一通神秘的电话,一起意料之外的司法拍卖,这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是否存在司法勾兑?
  对于此类事情,其实俺们国人早已见怪不怪了,一些权力部门有违契约的事情若是上网搜索,可能会有许多条。所以,我国要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就要建设法治社会,强调契约精神,讲规矩;而建设一个法治社会,首先要建设法治政府。
  党的十九大把“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基本建成”确立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目标,那么近年来此项工作进展的如何?2018年9月20日发布的《法治政府蓝皮书:中国法治政府评估报告(2018)》披露,2018年对100城市的地方法治政府水平评估中,80个城市得分在600分以上,达到了及格水平。
  及格水平,顾名思义这个水平并不高。看来建设“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任重道远啊。
  前些日看到吴敬琏老先生在2018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的讲话,他说,改革开放40年来的主要教训就是,一定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的改革方向。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就是市场化,而法治化则能够保障市场化的稳步推进,因此吴敬琏大力主张市场化、法制化。纵观40年来的市场化进程,凡是市场化、法治化的改革推进得比较好的时候,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和速度就表现得比较好,人民群众的福利也得到了比较多的提高,社会和谐的气氛就能够保持。反过来说,当改革进行得不顺利、甚至出现了曲折的时候,那么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就会遇到挫折,各方面的进步就会出现减慢甚至倒退。因此人们也深刻体会到,法治化和市场化不是玩弄的辞藻,而是付诸现实社会中的行动。
  对于法治习近平总书记说,小智治事,中智治人,大智立法。治理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关键是要立规矩、讲规矩、守规矩。法律是治国理政最大最重要的规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坚持依法治国,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提供根本性、全局性、长期性的制度保障。
  中国的改革是渐进式的,也就是说,随着法治政府建设的推进,市场经济体制也得到了逐步完善,诸如当下的深化行政体制改革、推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即是佐证。由此看来,权力的干预和滥用是市场化最大的障碍,而建设法治政府才是市场化最大的保障。C

【编辑:editor】
上一篇:古代物流之动力——风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