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经济的新动力
栏目主持/陈祥森  2017年第06期第26页  2017-05-22

22-52_P5_RGB.jpg

  日前,特朗普税改方案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引起人们高度关注,为此本刊编辑部邀请把酒临风、夜雨观澜、金玉其中三位专家做客“深度”栏目,对这两个“热点”问题纵横捭阖,发表看法。

 

税改促发展增活力

  专栏小编:三位专家好,欢迎做客“深度”栏目。近日有两则消息引起人们关注,一则是特朗普政府宣布税收改革方案,另一则是“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5月14至15日在北京举行。前一则消息在中国引起很大反响,有些人从不同的角度谈美国减税。后一则“一带一路”是中国为国际社会提供的重要公共产品,引起人们热议。对此,我们很想听听三位专家的评论。
金玉其中:国内确实对特朗普税收改革方案有一些看法,譬如澎湃新闻采访了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司长廖体忠,他表示,美国税收制度改革是美国的主权行为,但是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主权政策是有溢出效应的,“我们不主张一个国家的主权政策制定不考虑其他国家,仅仅考虑自己,我们认为这是错误的,我们旗帜鲜明地反对收税竞争。我们主张国际合作、协调。这不仅是中国的观点,也是G20杭州峰会所有国家领袖的观点。”《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文章称,作为对特朗普税改的反应,一些有实力的国家会加入这场竞争,或竞相减税,或以邻为壑,或设立避税天堂。目前,这一迹象在英、法等发达国家已露端倪。这样做不仅会使国际税收秩序陷入混乱,更会使业已形成的G20等国际经济政策协调框架下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等反国际税收恶性竞争成果缩水。此外,美国税改将使部分无力搞税收竞争的出口导向型国家直接受损。
夜雨观澜: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最大规模”税改揭晓,仅用了一纸纲要,不到250个词。如果这张纸上的减税承诺逐一兑现,美国预计将以损失7万亿美元财政收入的代价,让美国企业享有全球最低的税负。个人税负也将有所降低,尤其是富人群体。这张纸要付诸实际,先要发展成一份立法方案,再经过国会讨论修改、投票决定是否通过。
把酒临风:调高夫妻联合报税的标准显然是为穷人减税,取消遗产税也是为了鼓励人们创造财富积累财富。这些资金将被重新投资到新的工厂中去,从而创造出更多的就业岗位。政府的想法是这将给其带来税收收入,从而使得整个方案在预算方面变得中性化。这项方案将会带来的其他赢家则还包括消费者在内,原因是税收等级将被缩减到三个,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正试图让税法变得没那么复杂。另外,至少就目前而言,由于这项方案的内容并不包含边境调节税的缘故,消费者也可因此而感到宽慰。对零售商来说,这同样也是一种胜利。
专栏小编:特朗普税改方案一出,中美两个大国同时沸腾,赞同声和反对声都有。那么,你们对特朗普税改方案有何感触?
把酒临风:这个税改方案令我感触最深的是,经济增长必然来自于私营部门,必然来自于私人资本中的投资。如果你需要就业、工资上涨和经济增长,你必须高度重视资本,停止对资本的战争。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我也希望像美国一样大幅度减税,这样可以降低成本,使中国制造更具竞争力。对于投资者来说,税率低更能吸引他们。我们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为吸引外资,常常实行税收优惠政策,因此大批投资者来到中国,开工厂办企业,这种税收政策的甜头我们政府很清楚。另外,中国的个人所得税真的也该调整了,这件事呼吁多年没有动静,2011年9月1日起实行的起征点是3500元,5年多时间过去了,物价、房价等等发生了很大变化,月收入3500元在大城市那是过得怎样的一种生活?所以,我们在羡慕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之时,也希望中国能进一步加大减税力度,以此吸引投资,提升企业竞争力,造福民众。
金玉其中:在中国媒体看来,美国减税实际上就是在挑起税务战,这样做会使国际税收秩序陷入混乱。也有不少中国人对特朗普税改理想化了,说这下不得了啦,美国把全世界的资金都吸引去了。其实在美国国内有不少反对声音,由于特朗普身兼美国总统和地产大亨两重身份,美国社会持续追问,这次税改将为特朗普和他的商人朋友们减多少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为特朗普算了一笔账,发现他所列出的多项税改,都在废除冲击富人利益的税项,比如建议将个人所得税的最高一档从39.6%下调至35%。还有一些企业家、合伙人、股东通过机构纳税。这项税率目前最高为39.6%,但特朗普将其削减到15%。这项税改的受益者很多,比如夫妻店、对冲基金,等等。而特朗普所拥有的房地产等多项生意,都将因此减少纳税。
夜雨观澜:特朗普税改运用的就是供给学派有名的“涓滴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减税可以让富人更富,当富人手里的钱多起来了就会进行投资,从而增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1981年里根政府也实行减税政策,推出大规模减税的经济复兴税收法案,但是该法案生效一年后,财政赤字日趋严重,美国经济甚至出现了1.9%的负增长,显然,这样的税改并未刺激经济复苏。后来美国政府无奈推出一项税收平衡和财政责任法案,取消加速折旧等规定,从而实现增税,这才实现了美国经济的复苏。1986年的里根政府税改更强调减税时不减少财政收入,为此该法案采取了大幅削减所得税优惠的措施,包括取消投资税收抵免政策、延长固定资产折旧的年限等。对于特朗普的税改华尔街人士分析说,这个计划不太可能在国会获得通过,市场明显不买账。可以预料,税改方案要想通过,肯定会有更多妥协和修改,到时的版本和现在会有很大不同。
专栏小编:我国目前也在搞减税,在特朗普减税这个背景下,我国的财税政策将是怎样一个走向,对此三位专家有何看法?
夜雨观澜:全世界都密切关注美国财税政策的调整,这是由美国的经济影响力、综合实力决定的。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随着中国经济总量跃升世界第二,政治、文化方面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如果只盯着国内看财政,不仅会在国际事务上陷入被动,国内的事情也很难做好。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必须从全球着眼。
把酒临风:经济增长从哪里来?我们很多人认为可能来自于政府投资和政策操纵,但事实这完全是错误的,2013年至2015年,我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分别是63%、64.2%和64.2%,民间投资已占主导地位。当然,权力核心肯定有某些杠杆,可以导致经济增长,但也会留下后遗症。2009年政府四万亿投资刺激经济复苏,时至今日我们看到的是产能过剩,经济蹒跚不前。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植根于企业的自由,释放民间资本力量的美好之处在于,它总会取得令人惊叹、大放异彩的成就。所以,我们的财税政策要让企业活得好,要让资本释放出正能量,别再脱实向虚,这样经济才能持续发展。
金玉其中:每个国家尤其是大型经济体的财政政策不能一意孤行,需要同时考虑对他国的影响。2008 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财政部迅速拨款救市。如果任由危机蔓延,对全球经济的破坏会更大。面对这种全球风险,国与国之间要进行协调,中国迅速采取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带动了整个全球经济。现在有人批评四万亿投资造成国内产能严重过剩,消化起来需要时间,但如果从财政政策的角度去评价,其积极意义同样明显:这一政策阻止了当时全球经济的进一步下滑,提振了全世界的信心,中国的影响力也由此进一步扩大。

 

“走出去”——做强企业

  专栏小编:接下来我们谈谈一带一路。当前中国的国际地位已经得到极大提升,无论从自身的角色,还是国际社会的要求,都理应承担更大的责任。“一带一路”是中国为国际社会提供的重要公共产品,现在已经惠及到了沿线国家。
金玉其中:确实如此。前些日子我看新闻报道,中国为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做了很多项目,有47家中央企业参与、参股、投资以及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企业合作共建了1676个项目。譬如,在铁路方面,埃塞俄比亚至吉布提铁路已开通运营,肯尼亚蒙巴萨至内罗毕铁路即将通车,中国至老挝、中国至泰国等铁路已开工建设,印尼雅加达至万隆高铁等一批高铁项目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亮丽名片。中国交建及旗下公司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修建了10320公里的公路,此外还有95个深水码头,10座机场,152座大桥等。中国石油企业在20多个国家开展了60多个油气合作项目。中国机械制造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当中的48个国家,已完成和正在执行的项目有733个,合同总金额超736亿美元。
把酒临风:央企在“一带一路”上很活跃,民企也在发力。阿里巴巴旗下跨境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宣布海外买家已突破1亿。这是一个覆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跨境出口B2C新外贸零售平台,境外首个服务于世界电子贸易平台的国际超级物流枢纽已在马来西亚落户。义乌的小商品成为全球采购集聚区,宁波舟山港的货物吞吐量因此跃居世界第一。
夜雨观澜:“一带一路”是中国企业的机遇,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至今的三年间,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不断升温,成为海外投资的新亮点。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初,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投资达到500多亿美元,一系列重大项目落地开花,带动了各国经济发展,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得到了锻炼,产品质量、合同履约能力、创新能力、服务品质等方面的竞争力有了很大提高。
专栏小编:很多中国企业通过走出去谋求发展,这种国际化的实践对于我们企业也是一个成长的经历,尤其是产能过剩的产业,企业走出去不仅消化过剩的产能,还能做大做强企业。
金玉其中:从行业上来讲,工程施工、机械出口、基础设施、港口贸易、金融服务5大领域是最受益行业。如中国国机集团提出了“海外再造新国机”的企业发展目标。“泰中罗勇工业园”是泰国唯一被中国政府批准的“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里面有近90家中国的国有、民营制造企业,生产经营范围包括汽摩配、机械、电子电气、建材五金等,带动中国对泰国投资超25亿美元,解决当地就业2万余人,成为中国传统优势产业在泰国的产业集群中心与制造出口基地。
把酒临风:泰中罗勇工业园已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优秀平台,园区最大的企业——中策橡胶带上十几家上下游企业配套入驻,整个产业链走出去能极大提升竞争力。园区内汽摩配产业链、金刚石工具产业链、光伏产业链也日趋完善。未来五到十年,这种工业园模式还将得到大面积复制,为中国企业提供更为广阔的海外产业转移平台。
夜雨观澜:我们国内也是把“一带一路”作为经济发展的新动力。比如,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港口建设上,新疆今年计划1.5万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50%。“一带一路”覆盖全国各个省、市、自治区,有利于协调整体的产业布局,发挥各地区在“引进来”和“走出去”中不同的产业特点和比较优势,从而避免地区间同质竞争。以贵州为例,“贵州模式”是一种以大数据产业为核心,保持经济增长与生态平衡协同发展的模式。贵州在守住生态与发展两条底线的基础上,以大数据为主导产业,分别向上下游产业扩张发展全产业链,围绕大数据政用、民用、商用等领域发展成果,构建全球大数据新高地。作为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高地,重庆则围绕制造业的发展,精心打造电子、汽摩等产业,在重点发展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基础上,提出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并鼓励外资在重庆设立研发中心等。  
专栏小编:美国经济学罗伯特·戈登说,决定一个国家经济前途的绝不是华而不实的大数据、互联网等风靡一时的东西,而仍然是实实在在的制造业。如果看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美国作为全球制造业强国,占据了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很多高端,与之相比,我国的制造业总体还处于中低端,差距甚大。那么,在推进“一带一路”中,我们如何做强制造业,做强产业链?
夜雨观澜:没有坚实的制造业基础,服务业和金融业将崩溃。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制造能力,它也不可能会有创新能力。在美国的产业部门中,制造业所占比重一直在所有行业里排第一,没有其他产业可以取代它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2010年以前,美国维持了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超过100年,2010年被中国超过。现在美国通过大规模的减税,通过放松监管吸引制造业回流。如果看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美国占据了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很多高端,只苹果一家公司,其智能手机占全球智能手机利润的比重超过了90%。
金玉其中:要让所有的制造业回归美国也是不可能的,全球制造业的多中心化是一个难以改变的事实,制造业的供应链和产业生态一旦形成,就会成为一项短期内难以改变的“产业公地”,这也是中国制造业竞争力的所在。所以我们不担心特朗普的政策,不担心东南亚等国家的成本优势,而是担心国内脱实向虚,制造业竞争环境的恶化。当下中国正处在经济转型期,而经济转型本身就是一场深刻的变革,所以我们要进一步改善企业发展环境,深化企业改革。
把酒临风:目前,作为改革的重大举措,央企混改试点方案即将获批,其中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七大垄断行业仍为央企混改重点领域。将在引入合格非国有战略投资者、建立市场化激励约束机制和薪酬管理体系、探索实行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完善混合所有制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等方面先行先试。中国铁路总公司表示将拓展与铁路运输上下游企业的合作,采取国铁出资参股、设立合作平台公司等方式,促进铁路资本与社会资本融合发展,探索股权投资多元化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新模式。有机构评价“铁老大”是迄今七大垄断性行业中混改思路最明确的。
专栏小编:“一带一路”是具有全球大视角的开放,是企业“走出去”的一次机遇。对此,我们要借机做强企业,振兴实体经济。
金玉其中:“打铁还要自身硬”,做强企业我觉得需要做好几个方面。完善市场机制,把增长重心放到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上,放到提高劳动生产率上。特别是在现阶段,无论是鼓励创新创业、推动产业升级,还是化解产能过剩,都对更好地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此,政府和企业都要摆正位置,各尽其责。在振兴经济实体上,目前主要做好两点,一是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做好混合经济体改革;二是政府职能的转型,把市场交由企业。
把酒临风:“一带一路”是一个国际发展新环境,我们要加强企业的自主创新,把科技创新作为企业发展的重要内容,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推动经济发展从资本要素外部投入向科技创新内在驱动方向转变,扩大科技创新平台的建设,提升科研层次和水平的发展,推动以企业为主的技术创新的发展。沿着“一带一路”,积极推动企业“走出去”向更深层次、更广阔的领域扩展。
夜雨观澜:在“一带一路”新的历史机遇时期,鼓励企业“走出去”,输出资本、技术和管理、拓展企业盈利空间的需要,这既是优化资源配置、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需要,更是化解产能过剩、资本过剩矛盾的需要。企业“走出去”的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欧美企业多是“单打独斗”,日本企业则强调抱团。与之相比,中国企业在品牌、技术和管理上略逊一筹,中国企业必须另辟蹊径,输出我们的“发展模式”,如推动建设主题产业园区,吸引国内企业跟进入驻,从而快速形成产业集聚优势。
专栏小编:今天,我们就特朗普税改方案和“一带一路”谈了各自的想法。从企业角度讲,目前仍感觉税负成本较高,在接下来的税改中,希望能给企业进一步减负。“一带一路”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机遇,也是促进我国经济转型的一个推动力,我们如何能在“一带一路”走好走远,还要做许多努力。好,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感谢三位专家的参与,我们下期再见。C


【编辑:editor】
上一篇:谈“新”说“企”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二维码分享至手机